Joe•Amina

《Show》MS

臧孤:

*自娱自乐垃圾文笔





和都被夏洛克搂在怀里,她们在餐厅大厅等候处观察所有人。她们在等,等一个罪人。


“您好小姐们,我能询问你们的名字好让我查出你们的预订的位置吗?”


“Sherl”


“小姐们,我会把你们带到你们的位置。”


夏洛克的手上很轻柔,自始至终都温柔搂着她,像是真正的恋人。


我一直都知道她的心向。


她所向往的方向从来都不是橘和都所在的地方。


“亲爱的,你想吃什么呢?”


愣了许久的和都才知道她在叫她。


“都可以。意大利面不错。”


侦探叫来了侍者点菜,她眼神锐利在点菜的同时还在观察进出的人们。


和都一直心不在焉,她根本无心去投入这场刺激的破案过程也不屑于参与这个过程。


难得的她,难得的时候,为什么不能让她好好与她吃一餐饭。


夏洛克在和她喝酒的时候,同样漫不经心,她必须看好每个人才能从中把犯人揪出来。


和都努力深呼吸,她明白夏洛克只是需要一个伴演的傻瓜,她也可以去陪演。但这一切都太疼,她眼里装得好像真正就是她、她心上最珍惜好像真的就是她。


那个罪恶之人很快就被发现,侦探通过手机将埋伏在现场中的警察出动逮捕。


毫无悬念,人数多寡就能决定胜利或失败。


在侦探没有注意,沉浸在破案的喜悦中时,医生早就悄悄离开到离家不远的天桥上。


冷风嗖嗖,她只穿着薄薄的晚礼服。头发狼狈披散,她看起来就像是雍容华贵的疯婆子。


夏洛克会需要多长的时间才能找到她?


十分钟、半小时、一小时、三小时、一天、一年,都有可能。


因为自己不是夏洛克的最在乎,所以她肯寻找自己就应该感到庆幸了。


她就在那里等了好久,等得腿都发麻。


果然她是找不到自己的。


医生选择步行回家,在这里闹脾气也是无济于事,还不如回家洗个热水澡睡了。


回到家的时候侦探并没有像往常在沙发上闭眼歇息,医生也没有多加理会,洗了澡就躺床上玩着手机。在这个年轻人日常丧并且偶尔忧郁症的年代,不是真正的失眠早就不稀奇。她听着屋外大雨滂沱,想着侦探可能已经在自己的房间睡着了。


不一会儿她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侦探浑身湿淋淋就这样趴在她的床上。


“夏洛克!”


“闭嘴和都。”


“...”


“对不起我没有早点找到你。”她下半身跪在木地板上,上半身趴在和都的床上,脸埋在柔软的被褥里,说话声音都被软绵绵的棉花阻隔变得闷闷的。


“没事。”


“和都,不要看轻你自己。你对我来说很重要。”


她鬼使神差说,“怎么重要了?”


“怎么不重要了?我没有和都会精神不济、脑袋转不过来甚至没有办法分析你会去哪里。没有和都的我像是行尸走肉只会侦破的机器,什么都不会。”她伸出手抓着和都的手,又发现自己手凉会让和都也和自己一样冷便松开了。


“夏洛克..”像是一种默契,她知道夏洛克怕她冷但他没有犹豫握上她的手。


“和都,小橘,橘和都,我在乎你。”


“知道了,知道了。”


她温热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


“再拍就要变笨了。”


“你一直都很笨。”




(1115字)



[夏橘]自由之身 2

赤鴉:

終於等到夏洛克回歸的和都在姬川和段田的盛情邀請下搬進了雙葉家。


"喂,幹嘛讓她搬進來!你們可沒有問過我的意見!"
"不行嗎?她可是你捨命救下的人喔,之前你們不是也同居過嗎?"
"是合租。"
夏洛克咬牙切齒,姬川輕笑,拍拍夏洛克的肩膀。
"還是你怕你親愛的男朋友吃醋?"
當聽到男朋友這三個字,和都心裏喀噔了一下。
"你們要我說多少次他不是我男朋友!"
夏洛克這句話幾乎是吼出來的,姬川和段田只笑笑不說話。
"總之,我不同意讓她住這。如果你們執意讓她住這,我搬走就好。"
夏洛克一副[有和都沒我,有我沒和都]的樣子看着另外三人。
"哦,那你搬出去吧。"
"很好。"
夏洛克轉身回房,鎖了門。
一小時後,一輛大卡車出現在雙葉家門口,搬運工人進屋把夏洛克收拾好的行裝搬上車,待夏洛克也上車後,張揚而去。"


姬川嘆了口氣,走向滿臉失落的和都。
"她是在保護你。"
"?"
"假如被她男朋友推理出你喜歡她,不知他會做出甚麼事來。"
"???"
"她男朋友曾因為嫌棄豬太吵吵到他思考用魚叉叉死了那隻豬。"
和都心裏一寒,回過神後問了自己最想知道的問題。
"夏洛克她…有男朋友?"
"嘛,在外人眼中他們的確像情侶,他們本人都不承認就是了。"
"這樣嗎…"
見和都再次陷入失落的漩渦,姬川趕緊轉移話題。
"和都桑,能告訴我們你之前和夏洛克的合租生活嗎?我們都對此很感興趣。"
"…嗯。"


"喲,夏洛克,終於搬回來了?"
"嗯。房間沒變吧?"
波多野搖搖頭。
搬運工來來回回地把夏洛克的行裝通通搬進她的房間後,收起夏洛克給了他們的一點小費,高高興興地離開。


夏洛克癱在沙發上,看着四周再也熟悉不過的擺設,回憶爭先恐後地湧出。


"難道你從未對誰動心過?"


"喂喂喂喂喂這個別吃…吃掉了QAQ"


"變得喜歡小孩了麼?"


"夏洛克是絕對不會殺人的!"


"夏洛克!"


"嘖,明明是自己放走她,我現在失落個屁…"
夏洛克晃晃頭,把亂七八糟的想法通通晃走,腦袋恢復清晰。
"和都啊,跟我在一起只會連累你,就好像…入川那次一樣。所以…和都,忘記我吧。"


和都吮了一口姬川泡的咖啡,口腔頓時充斥着苦澀的味道。
"之後,夏洛克拉着入川醫生墮樓,就是為了我…"
姬川安慰性地輕拍和都的背部。
"你沒有錯,錯的是那個入川。告訴你一件事,別看夏洛克這樣,其實她是個重情重義,可以為親人朋友兩脇插刀的人。能讓她捨命救你,在她心中你已經佔據了一個重要的位置。"
"但…夏洛克為甚麼對我搬進來一事表現得那麼反感?"
姬川和段田嘆了口氣。
"她啊,因為沒能及時發現入川和守谷的真面目令你被控制自責了很久。她不去找你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覺得自己沒面目再見你,希望徹底淡出你的生活,讓你不再被她束縛,恢復以前的生活。"
"怎麼會…"
"儘管她在我們面前表現得與墮樓前無異,還是那麼傲嬌冷靜堅強,偶爾還皮一下,活活氣死不少人。但是,她深藏在人格面具之下的心究竟有多少傷痕?有多少個夜晚她是大喊着你的名字從睡夢中驚醒?有多少個夜晚她苦苦承受相思之苦?我們不知道。我們只知道,她以自己對你的感情為代價,只為了還你自由之身。"
"那…你們口中的男朋友..."
"那只是調侃,轉移一下她的注意力而已。我們都清楚,Holmes和她只是較親密的朋友關係,沒有任何兒女之情。她真正喜歡的,只有和都桑你而已。"
"…"
和都突然站起來,往門外走去。
"和都桑?"
"我要去找夏洛克。"
"你知道她在搬到哪裏?"
"嗯,有十之八九是那裏。"


夏洛克拉着大提琴,突然響起的敲門聲把她不知飄到哪裏去的思緒拉回。
"進來。"
房門被打開,夏洛克看到來者後似乎顯得有點驚慌。
"夏洛克,"
"你來幹嘛?現在是2145,我勸你趕快回去,不然被姬川那傢伙說三道四別說我沒…"
夏洛克的說話被一個吻打斷,良久,和都放開了微微缺氧的夏洛克,把她擁住。
"你想我恢復自由之身的事…我知道了。"
"…"
"其實啊,我讓你陷入困境,而雖然你沒及時發現入川和守谷的真面目,但你卻救了被催眠的我,我們之間算是扯平了,不是嗎?"
"但…"
和都緊了緊擁住夏洛克的手臂。
"我不想…再失去最重要的人了…求求你,別離開我,好嗎?"
看着強忍淚崩的和都,夏洛克低下頭,瀏海遮蓋了她的表情。
"夏洛克…"
"你不介意?跟我在一起只會連累你。"
"我希望和你一起共度難關,和你一起戰鬥,就像…你和Holmes一樣。"
"我…"
"夏洛克,求你了…"
沉默的氣氛蔓延,夏洛克沒有任何回應。
正當和都感到心灰意冷,夏洛克回擁住她。
"我一定會讓你後悔放棄你的自由之身,和都。"
和都先是一愕,然後笑了。
"嗯,請務必努力實現你現在的話,夏洛克。"


END

追风筝女孩(二)

林改:

“一个照相机而已,我可以再买一个。”Carol独自坐在镜前,手拿着从Therese那借来用一天本打算拍拍风景,结果一个手抖掉河里去了捡上来已经没得救了的相机。
所以她在排练语言,赶在Therese下班之前找到一个最合适的解释。
“不,如果这么说的话,她绝对会生气。”Carol不傻,她对小兔子的前男友Richard曾说出过啥样的语录又是如何被从兔子的心里扫地出门的历史记忆犹新。
“听着,只是相机坏了,我没坏,我没掉到河里去,你还是可以拥抱我的,相机……等我遇到跟这个一模一样的……”这次话没说完Carol已经尴尬地说不下去,接着糟心地捂住了自个的脸。什么叫虽然相机坏了但是我没坏啊……她抬起头,看看镜子,这面曾在今天早上照得她红光满面的厄里斯魔镜现在清楚地照透了她憔悴万分的容颜。如果世上真有魔法,她大概能看到自己拿着一个完好无损的Therese同款相机一脸骄傲地正龇牙狂笑。
“喂,Carol,对,是我,什么?没事,你慢慢用,你不必急着晚上就还我相机的,事实上……”
通到时代周刊社的电话打得格外顺畅,“……只要你愿意,我希望你能永远把它借走,那样你就能用下半辈子还我这人情了。”
“况且,这本来就是你送我的圣诞礼物,不是吗?”Therese声音里的糖度甜得能溢出公共电话亭,漫向整个纽约。
Carol更加愧疚地挂了电话,从没有一次某奔五的主妇想在电话亭封闭的几平米内大哭一场的欲望会如此强烈。
想了几秒钟,又几分钟后。
奔五主妇出现在了法兰根堡百货公司门口。
“对不起,女士,现在我们没有这种一模一样的相机了。”“真的没有了。”“嘿,您不必……”
“来人,拦住她!那边是库房!”
好嘛,现在是法兰根堡保安室的下午茶时间。
“我很理解你,女士。”
Carol费心费神地把Therese描述成了符合在场所有保安小哥大叔的高富帅大老板形象,同时一遍又一遍地强调,“是的,他是我独一无二的丈夫。”
“这是他最爱的我亲手买给他的最最珍贵的相机了。”
终于有个保安忍不住哭了出来,他端着茶杯走了过来,感动得浑身颤抖。“那么,呼,您为什么,不试试,把它修好呢。”“顺便说一下,我在兼职做保安之前,呜呼,是个专业修相机的,或许,我愿意为您免费……”
“那你怎么不早说。”Carol没等他说完就从包里把相机拿了出来塞到他手上。真是,还白惹我演这么长的戏累得要死。“修。”
“立刻,马上,谢谢你。”
然后她就睡着了。
是的。是一头就栽向保安室的桌面睡着了。
黄昏时分。
Carol从梦中给人叫醒。是那保安小哥。
“那个,我做了个防水处理,刚好有存些以前的零件下来,现在已经可以正常……”
还是没等他说完,Carol想了没想就抓了一打钞票给他。
其实都是些零钱,看着很厚很厚,小哥受宠若惊。
“不,不,我是义务为您修理的。不需要小费。”小哥忙摆手。
“给我收下。”
Carol把相机装回包里,缓缓起身走到门口,经历了这么一天的折腾,她发现没啥比立刻马上就现在回家见Therese更重要的事了。
“啊,等等,女士,这是相机里的胶卷。”小哥这时叫住了她,转身拿了一叠东西。
“原谅我好奇冲了一张出来。”
他回房,端出一个托盘,用木夹从里面的化学品中夹出了一张相片。
上面身无片缕的Therese在透过百货公司窗户片的夕阳光彩里格外醒目。
“女士,我想说……”
“如果这真是您丈夫的相机,您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
“换一个……丈夫?”
“我推荐你换个脑子。”
一把抢过照片,尽管它还水淋淋的。Carol夺门而出,哦,另外还顺走了桌上的一打零钱。
“会修相机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在刚才,她脑海甚至浮起了如同在滑铁卢镇怼出那句“You son of the bitch”的光景,某些不识相的雄性动物怎么总爱多管闲事。
“……Therese除外。”
走出百货公司大楼时,晚霞已朦胧待尽。她这才发现手上还拎着那张照片。说实话,光是轻轻一瞥,Carol心里早已经无可抑制地波动不止。
她记得,这照片拍摄的具体时间。在那天,红色风筝放逐天际后的夜色之中,她长长的吻,由中心公园一路绵延到了公寓,又从现实的暧昧跟随入镜头后无限沉沦的另一边。
“不要拍,我现在看上去……”
这次轮到Therese的手向灯光的开关处伸展。
小人儿的脸绘满遐想,离得够近那刻便可叫见到这副模样的人顷时沦陷深渊。
Carol立即捉住她轻转开关旋钮的食指,而后将脸又埋下去,深陷,一阵发香清甜。世界静得,只听见耳语,却不知是谁的声线。
“美丽的小姐若在这时留下一张相片呢,今后变成老奶奶也不会遗憾……”
随后,如同捕猎般。
猎手的手指飞快如电,精准地捕上快门,电光火石的咔嚓一刻后,黑夜如约降临整片森林。
“真的挺好看的……”Carol如是说。
回到公寓,火眼金睛的兔子如魔王预料的那样在细小的零件细节中寻到了瑕疵。
魔王立刻解释,坦诚地招了一切,从袖筒里摸出这张一路藏到家余温未散的相片,递去了Therese的手心。
Therese沉默了好久。她没追究相机的事,就拿着相片坐在餐桌前发着愣。
“我去做晚餐。”Carol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起身想找个借口暂时离开Therese的视线。
“不用,我给你带了。”
Therese终于抬起头,放下照片开始说话。
“水煮荷包蛋加奶油菠菜。”她看上去是忙了一天,但仍然有精力去给Carol买了晚饭。
“哦,还有一瓶马丁尼和一袋子橄榄,你留着慢慢吃。”
Therese走进房间,拎出一只纸袋,从袋子里拿出这些东西。
这回轮到Carol发愣了。
她清楚到可背出这些餐品被赋予上重要意义是在哪个日期。那个飘雪的圣诞前昔,在这个世界上两个孤单的旅人第一次同桌共进。
“其实,今天你打电话给我时我就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了。所以,我真的想说,相机现在对我,没有那么重要,并不是不可失去的事物。”
Therese在一天天成长,这样从当初的青涩女孩蜕变为成熟优雅女子的速度,Carol即使每天都默默见证,却经常为之惊喜万分。
“我想记住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不,事实上,每分每秒我都想永远拥有。”
“Carol……”Therese只有在喃喃念出她的名字时,才显得如此单薄,如此羸弱,如此接近初见那时她忧郁且无助的凝望。
“……我爱你。”
恩,看样子从脖颈红到耳根的速度大概和她成长的速度成正比了。
Carol没理会桌上的奶油菠菜荷包蛋,当然更没管那袋橄榄和一瓶子马丁尼酒。Therese的相片都飘落到了地面上。
在扭去灯光的前一秒,Carol又想起了那只放走的红风筝。那红色耀眼又灿烂,加上天色诗意般朦胧,竟有如眼前人周身的温度与色彩。
啪。
旋钮走到尽头。
地球那边的白昼,便来到了。


“裙子穿崩了就再买一个咯。”
“就是,大门医生日进斗金,还在乎一件裙子嘛。”
原守小金正悄咪咪地和加地在食堂角落说着什么。关于今天大门医生做完手术大发脾气的小八卦,两人一路猜测到了昨晚大门无意间说过的某句丧气话上——“啊,怎么办,这裙子要是坏了我就真死定了。”
“真奇怪,简简单单就能搞定的事,为什么大门医生那么苦恼呢。”
“当然要苦恼,这可不是像两位男医生一样简单就能蒙混过关的事——”城之内的声音从两人头顶传来,吓得加地和原守浑身一颤,接着,就看她端着餐盘在对面稳稳坐下了。
“因为那是我送给她的裙子。”
“明白了吗?”
好的,于是那天大门医生下了手术没回医介所,在试衣间补了一晚上裙子的事第二天早晨就传遍了整个东帝大医院的社交网络。
同一个地球,尽管不同时代。
放了风筝和捡了风筝的两对人儿却总是邂逅相似的经历。
在冥冥中一方已逝去,然而寄托着故事的风筝,在宇宙中永远漂泊不定。也许,它们还在等待,在这个故事结束之后,又会将下一段缘分,传递给下一对旅人。
不过,故事现在还没结束。
该追的,还将一直追下去呢。

[夏橘]和都與雙葉四兄妹 1

赤鴉:

試水


正文


距離夏洛克拉着入川墮樓已經過了整整一年。
和都對夏洛克回歸的期待一次又一次落空,最後徹底放棄,遵循父母的希望成為了一名出色的外科醫生。


"和都,你知道嗎?有警察來問話呢。"
"是嗎?為甚麼?"
"聽說是調查最近的毒藥殺人案…啊,出來了。"
一男一女從會議室走出,當和都見到那個女性的臉孔,心臟漏跳了一拍。
"菊田,現在先回總部,整理一下收集到的資料。"
"是。"


"夏洛克!"
聽到這個名字的姬川皺了皺眉,往聲音的方向一望,發現正全速向自己奔來,直撲自己懷裏的和都。
"你沒死為甚麼不告訴我!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嗎?我真的…"
哦,原來是那傢伙的桃花債。
姬川嘆了口氣,輕輕推開和都。
"抱歉,小姐,恐怕你認錯人了。"
"假如你不是夏洛克為甚麼會對這名字有反應?別以為戴了假髮就當我認不出你!不要再當我是傻瓜了,夏洛克。"
和都死死扯住姬川的衣袖,生怕她會離開。
"突然聽到有人大喊轉頭去看是很正常的反應吧,剛剛那邊有四個人也轉頭看你,難道那些人也是你找的夏洛克?"
"你的樣貌我橘和都就算死也不會忘記!"
姬川眼中起了一絲波瀾。
她就是那傢伙捨命救下的橘和都?有趣。
"橘小姐,雖然我的確不是你要找的夏洛克,但我認識她。"
"真的!?"
"今晚七時,在警視廳門外等我,我可以帶你去見她。"
看着讓同事幫自己臨時請假,以九秒九九的速度換好衣服,風風火火離開醫院的和都,一個邪笑在姬川臉上一閃即逝。
"吶,菊田,一會才回去吧。"
"主任?"
"先陪我去買花生。"


提早下班的姬川一走出警視廳就看到站在不遠處的和都。
"這才六時…你究竟有多想見她啊…"
姬川白了一眼,向和都走去。
"橘小姐,看來夏洛克對你來說是很重要的人。"
明白姬川的調侃,和都臉一紅。
"拜託了。"
"走吧。"


"我回來了…夏洛克呢?"
姬川脫下高跟鞋,走進屋內。
樣貌酷似夏洛克的段田凜從書堆中探出頭來。
"在煲電話粥呢。已經兩小時了。"
"和誰?"
"好像是Holmes。"
"哦,這樣。橘小姐,請稍等。"
姬川讓和都進屋,自己則走到夏洛克房間前,象徵性敲了敲門,一下推門進去。
"夏洛克,"
夏洛克背對姬川,向她揮了揮手。
"有人找你。"
夏洛克沒有理會,在筆記上寫寫畫畫,不時回應一下電話。
"夏洛克…?"
聽到無比熟悉,每晚都心心念念的聲音,夏洛克手中動作一滯。
"Shelly?"
"I'll call you later. Bye now."
夏洛克掛斷電話,略為僵硬地轉過轉椅。


看到日夜思念的人,和都再也忍不住,眼淚如缺堤般洶湧而出,一下撲進夏洛克懷裏。
慌張的夏洛克向姬川投向求救的目光,誰知姬川早已喚來段田凜,表示讓她自行想辦法搞定,自己和段田則坐在一旁,吃着花生,坐看好戲。
"喂,這件可是新衣服,別把它弄髒了。"
不善表達的夏洛克憋了半天才勉強憋出這句話,坐在後面的姬川和段田辛苦地強忍大笑的衝動。


兩小時後,夏洛穿終於打發走和都,虛脫地趴在桌上。
"終於搞定了…"
"誰讓你欠了桃花債。謝謝你讓我們看了一齣好戲。"
"假如你出手的話最多半小時就可以搞定。"
夏洛克拿起電話。
"又找你的男朋友?"
"我最後說一遍,Holmes不是我的男朋友。"
夏洛克白了姬川一眼,再次撥通電話。
"Holmes,we can continue…Oh,I'm fine,just something troublesome,I've settled it already. Now,let's continue with the topic…"

無高品質的麻醉即無外科醫術的發展

sunshine1598:

這一日城之內博美一如既往專心看著生命監測儀,寫著記錄,在感覺主刀醫生就定位後頭也沒抬就報了生命指數




城之內博美:血壓100  心跳70  心律....





大門未知子:心律正常





熟習的聲音,城之內博美終於抬頭看像主刀醫生,果然是她最熟悉最信任的外科醫,倆人對眼笑了一下便又專心做此時自己應該做的事。

























==============手術結束==================



























==============下班================




大門未知子:啊~果然和城之內醫生能做很好的手術







城之內博美:果然和大門醫生一起手術還是那麼膽戰心驚





「哈哈哈」倆人對視一眼便大笑起來

















城之內博美:嗯~能一起手術真好



大門未知子:是啊...能再一次一起手術真好







城之內博美:不過聽加地醫生說你在古巴過得滿好的,怎麼會突然回來







大門未知子:嗯...我只是回來確認一下



城之內博美:嗯~確認什麼?



大門未知子:確認城之內你好好的







城之內博美:蛤?









大門未知子:嗯。。。那天我做了一個很可怕的夢,讓我心裡堵得慌









城之內博美:。。。。。







大門未知子:夢裡面我和城之內一起作手術,突然間生命監測儀發出警報,我抬頭起來發現你不見了,看了一眼病人,那病人竟然變成了你,後來生命監測儀的心跳停止了,妳也消失了,我怎麼找怎麼叫都找不到妳 得不到妳的回應,就算醒來了那感覺很不舒服



































城之內博美:大門桑....







大門未知子:就算妳不能在我身邊,但妳不在還是會讓我很困擾的,所以我一定要親自回來確認妳好好的在這  在這世界上



























 (城之內博美聽到大門這麼說的時候,心怦通發出好大聲響 ,深刻地感受到,自己被確確實實地被愛著,而自己也...愛著她 )






























大門未知子:好了啦~快吃鯛魚燒










然後兩人又去吃了烤肉、泡湯、打乒乓
























===============城之內家==============


城之內到小舞房間看看大門還有沒有需要什麼














城之內博美看著桌上時間是今晚飛往古巴的機票







城之內博美回想起那天的夢,跟大門差不多的夢,只是倒下的是大門







那一天城之內博美夢到與大門一起手術,夢裡主刀的大門突然到下,所有的人束手無策,城之內眼睜睜得看著大門心跳停止,然後消失不見










































即使成之內博美的意識明知道那是夢境,但還是流淚驚醒, 清醒過來一邊慶幸真的是夢,一邊還是擔心古巴的大門是否安好,而夢中那種心碎悲傷的窒息感揮之不去,於是決定一定要去親眼確認,確認她一切安好。












============隔天===========












各自回到工作崗位的兩人都給對方傳了訊息


城之內博美(訊息):大門桑~有空就回來,一起吃烤肉我請客


城之內博美(內心):我等妳,等妳想家,等妳想有個地方好好休息,不管多久,我都會在這等妳。





大門未知子(訊息):城之內~記的定期檢查,要好好的,在夢裡也要好好的,不然我會很困擾的


大門未知子(內心):我等妳,等妳能拋開責任放下包袱,不管多久,我都會等。







倆人又一如過往各自認真的工作生活




================歌曲================


I can be tough, I can be strong  /   我不屈不撓,我很堅強


But with you, it’s not like that at all /  但當我和你在一起時,我變了另個樣


There’s a girl that gives a shit   /   有個女孩裝作玩世不恭Behind this wall you just walk through it /    但你走進了她的心牆


And I remember    /  我記得 All those crazy things you said / 你說過所有瘋狂的話You left them running through my head / 這些話在我的腦海中縈繞You’re always there, you’re everywhere /你一直在那,你無所不在Right now I wish you were here /但現在我希望你就在我身邊All those crazy things we did /  我們做過的所有瘋狂的事Didn’t think about it, just went with it /  不願回想,只想和你相伴You’re always there, you’re everywhere /  你一直在那,你無所不在But right now I wish you were here / 但現在我希望你就在我身邊(Chorus)Damn! Damn! Damn! /    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What I’d do to have you here, here, here / 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你在這裡,在這,在這(I wish you were here) 我希望你在這Damn! Damn! Damn!  /  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


What I’d do to have you near, near, near /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你在我身邊,身邊,身邊


(I wish you were here) 我希望你在這I love, the way you are/      我就是喜歡你這樣It’s who I am, don’t have to try hard /這就是我,不想去偽裝We always say, say it like it is / 我們常說,一切就是這樣And the truth, is that I really miss /事實上,我真的很想你(Chorus)Damn! Damn! Damn! /  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What I’d do to have you here, here, here  / 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你在這裡,在這,在這


(I wish you were here) /我希望你在這Damn! Damn! Damn! /  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What I’d do to have you near, near, near /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你在我身邊,身邊,身邊


(I wish you were here) /我希望你在這No, I don’t wanna let go /不,我再也不想放手I just wanna let you know /不,我只是想要你知道That I, never wanna let go /我不願放開你Let go oh oh //放開你


==========================================================


人與人的距離,在於心是否向著對方,一個人,真真切切地愛你,連在睡夢裡,都在為你掛慮傷心,感情上雖然內心吶喊著希望對方留在身邊,卻還是體諒對方的難處,人沒在一起 ‧心緊緊相連 。




最好的麻醉醫就是可以讓外科醫手術時完全不用理會病人,全心全意在手術上。



【夏橘】死别(复健文)

久逝梦空:

文|久逝梦空
每次写东西都是凌晨三点两点的,脑子一抽就写成流水账。
就这样吧,写的好累,算是复健文的一篇吧。之后可能还会写一两篇刀子复健,估计质量不会好,等到我对夏橘激情复燃的时候就写我想了好久的脑洞(反转反转加反转)
这篇本来想写长一点的,实在是太累加上明天还有集训,两点真的该睡了,就草草结了尾,复健之后可能会重新修改。
————————————————————


和都睁开双眼的时候,只看到了白色的天花板。
她并不是像狗血八点档的电视剧里一般,在爱人的呼唤下醒来的,而是经过了一片令人绝望的黑暗。
那里没有光,没有声音,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碰不到。
如同被封禁了五感一般,像是被世界抛弃了一般令人悲伤,和都甚至以为自己就这么死了。
直勾勾地盯着洁白的天花板,嘴唇上干裂的疼痛让她稍微清醒了几分,随即为自己还活着这件事情开始暗自庆幸。
夏洛克……
夏洛克呢?
和都转动眼球,费力地扫视着整个病房。病房里只有和都一个人,身边的心电监护仪有规律地发出滴滴的声音。窗户半开着,透过白纱窗帘向外望去只能看到湛蓝的天空和偶尔飘过的云朵。
“和都小姐醒了!”门口路过的护士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看到了苏醒的和都,像是打了兴奋剂一般冲了进来,“和都小姐,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不……”和都有点发愣,同为医护人员,这么冲动的护士可是头一次见到,“夏洛克在哪?她怎么样了?”
“夏洛克?”那护士察觉到了自己的失礼,连忙摆正姿态,回答和都的问题,“我不认识什么夏洛克啊?”
和都愣了一下,继续问道:“我为什么会进医院……”
“咦?”护士诧异地翻了翻手里的本子,“病例上没有说有脑震荡啊,也没有能造成失忆的情况发生啊……奇怪……”可能是刚醒过来人还有些糊涂吧,小护士这样想道,“那天不是有两个人从一大厦的房顶摔下来了吗,据说你当时在场,受惊吓过度还一直在看哭,最后因为缺氧晕了过去。”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和都听到两个人的坠楼事件时,突然打了个寒颤。
“就昨天下午,把你送来的是个卷毛警察,付了住院费就急匆匆的走了,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处理……”
“这样啊……”和都若有所思,“你方便帮我叫一下医生吗?”
小护士赶忙点头答应:“没问题没问题,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微笑着看着小护士风风火火地出了病房,和都立刻转身关掉了心电监测仪,把身上接着的三个电极一一拿掉。
走到门口,拿起挂在衣帽架上自己的大衣,披上大衣就拉开门溜了出去。
钱包和手机都在,和都摸了下口袋,里面还躺着一把属于夏洛克的小刀——那次事件之后就一直放在和都的口袋里没有拿出来过。
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又一次夺眶而出。
拦了一辆出租车,和都先回到了221B,许久未归的221B还保持着原来的模样。夏洛克的衬衫还是丢的到处都是,绿色的大衣就搭在沙发上,桌子上摆满了巧克力的包装纸,开着的电脑还停留在登录的界面。
一切都和她离开前没有两样,和都甚至恍惚觉得什么都没发生过,没有守谷透,没有入川医生。
这里只有她和夏洛克,这里是221B,是夏洛克与和都的家。
只不过这个家,再也不会有团圆了。


即使和都自己也心知肚明,从那个高度摔下去,存活的几率渺茫。
她只能一次次的安慰自己,告诉自己夏洛克没死,她还活蹦乱跳地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一处发挥着自己的智慧。
“和都小姐,你怎么来了。”
和都抬起头去,说话的人是礼纹警官,他的声音沙哑,看起来有些精疲力尽。
“夏洛克,我来找夏洛克。”和都几乎是无意识地喃喃着,她乞求般地看着礼纹警官,希望他能带自己去见夏洛克。
“和都小姐。”礼纹的声音突然颤抖了一下,但又很快归于平静,“对不起。”
和都傻傻地盯着礼纹警官的脸看,想要从上面看出一丝开玩笑的感觉,却没有任何收获。“夏洛克……”和都踉跄了几步,不自觉地向后退去,“她没事的,是吧?她不会有事的,是不是啊!”
“对不起……”礼纹把双手按在了和都的肩膀上,竭力想她制止她的颤抖,自己的声音却是变了调子,“夏洛克她……死了。”
泪水,从和都的眼眶中流出,即使她根本没有什么感觉,就像是一个梦般不真实。
一起的那些日子就像是昨天一样记忆犹新——她被噪音吵到时的嫌恶表情;她吃到甜食时孩子般的欣喜;她在上药的时候疼得龇牙咧嘴,低声下气只为让自己下手稍微轻点……
她怎么会死呢?
现在伸出手去,还能触及她骨节分明的手指,还能摸到她柔软的发丝,还能闻到她身上阳光的味道。
她怎么会死呢?


和都拼命地摇头否决。


直到她再一次见到了夏洛克。
在一切开始的地方。


那是警局的解剖室。


和都颤抖着望向解剖台上那个盖着白布的人形,连掀开白布的勇气都没有,整个人像是筛糠一样的颤抖着。她不想去相信这个事实,即使它摆在自己的面前,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夏洛克……”她沉默良久,终于伸出手去,揭开了那层白色的布。


是她。
是她。
那是夏洛克的脸,和都不可能认错。
那张好看的脸白的吓人,总是蹦出噎死人话语的双唇也苍白地抿在一起,身上穿的是那件深绿色的大衣,整个右臂摔得粉碎,几乎无法保持正常的形状。
”夏洛克……醒醒……”和都轻声说道,伸手抚上她的面庞。
“醒醒……该回家了……”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出,手却是紧紧地攥着她的领口不肯松开,把那整洁的领口扯得凌乱不堪。
“快起来啊!”她终于承受不住,失声痛哭,“你不是不喜欢别人碰你衣领的吗?快起来啊……醒醒……”
已经死去多时的尸体却是不可能给她一丝一毫的回应,留在世界上的只有这一具躯壳,夏洛克已经与莫里亚蒂一同坠下莱茵巴赫而亡。
“为什么……”和都跪在解剖台旁,紧紧地握着夏洛克的左手。她还隐约记得,为夏洛克处理伤口的时候,她也是紧紧地握着自己的左手,说什么也不放开。那时的自己虽然不断抱怨着她的孩子气,但却没有挣脱她紧握的手。
现在的夏洛克也没有挣脱她的手,因为她无法挣脱了,永远都无法挣脱了。
“带我走吧……”和都哭累了,半个身子趴在夏洛克身边,望着她的脸,“为什么夏洛克和莫里亚蒂,他们作为彼此的敌人,可以有一个完美的结局。而夏洛克和华生,明明她们彼此相爱,却终要天人两隔?”
“我不明白……”她抽噎着。因为缺氧,她已经感觉指尖开始麻木,眼前开始发黑,终于一头栽倒在夏洛克的身旁。
好想,再见到你。
直到昏迷的时候,和都也没有放开紧握着的,夏洛克的手。


三天后,夏洛克的葬礼在东京举行。
参加葬礼的人只有和都,健人先生,波多野,礼纹,柴田和一些和夏洛克打过交道的人。
她生前是为了1300万人的性命宁可牺牲自己的人,死后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她的成就,她的智慧,她的记忆,都一同随着那口贵重的棺材,埋入地下,从此,世上没有夏洛克这个人。
也是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和都才知道了夏洛克的本名——双叶夏莉莎,虽然是从碑文上得知的。
双叶健人苦笑着摇头,告诉和都说希望她能带着这个秘密一起离开。
夏洛克的葬礼上,飘起了小雨,像是要替她洗刷掉尘世的污垢般,轻轻地敲打在她的棺木上。
一行人默默地为她送行,听着沙沙的雨声,却没有人哭泣。
雨默默的。


——————————————————
橘和都回到了札幌,听从父母的意见在医院里做了名外科医生,结婚,生子,家庭美满。


很多很多年以后,橘和都还是会偶尔想在阳光明媚的清晨泡一杯82°C的咖啡,听着悠扬的大提琴曲,想着那个人。


那个名叫双叶夏莉莎的女人。


那个和都这辈子唯一真切爱过的人。


早安,夏洛克,睡的好吗?

好梦~糖糖糖

O(∩_∩)O:

[cp]好梦~这个时候就该逆流而上的发糖嘛
#城门##Doctor-X##城内有大门#
晶叔坐在一旁的旋转椅上,而某位似乎永远不会累的天才外科医正在枕着手臂呼呼大睡,这就是城之内博美来到医介所时看到的景象,下意识抬头看看挂钟不过将将九点多一刻钟而已,往常这个时候还是四人麻将热火朝天,大门桑被碰的人仰马翻的时候。
“博美,你来了。”
“恩,晶叔我明天的值班表落在这里了,大门桑今天睡得好早。”
“这两天发生了很多事情,这孩子一整天也是跑了很多地方,应该是累了。”神原晶眼里的慈爱几乎要满的溢出眼眶,“让她睡会儿吧。”
“要不要叫醒大门桑让她上楼去睡啊,”看着时不时响起两声“睡眠奏鸣曲”的某人,这样枕着手臂,醒来估计半边身子都会麻掉吧,“这样睡姿,不会很难受吗……”
“博美,我觉得我们两个可能没有办法把这个大块头,搬到楼上……”神原晶装作无奈的表情里带着调笑。
“……”城之内额角黑线,望着比自己还高挑的身躯,好像确实是……
“让她在这里睡会儿吧,”神原晶自觉的向屋里走去,“叫醒她,就又要开始工作了,未酱是个很倔强的孩子啊,尤其是面对患者……”
尤其是面对患者……城之内想起那次两人莫名其妙的争吵。


“如果大门桑做一次患者就能明白患者的感受了……”


不论患者怎么想终归还是想要活着吧,哪怕多一天多一刻钟,能再多陪陪自己重要的人,其实大门桑是对的,那时候的自己虽然积极准备着后事,可是何尝没有期待过被战无不胜的不会失败的大门未知子发现呢,毕竟她也真的真的好想好想再多活一些时候,能看到小舞长大,能再和最信任的外科医一起手术,再吃街角的章鱼烧……


目光柔和,大门桑是不会失败的……
不会失败的大门桑睡相真是卡哇伊……
早就听加地他们说过,却一直没有机会近距离见到,城之内蹲在桌边,静静的偷偷的望着,这样会不会不太好,伸出一只手指虚虚的描画,上扬的眉醒着的时候显得凶凶的,睡着却意外的柔和“大门桑一挑眉小朋友都要吓哭了~”想起来上次路过看到一向酷霸狂拽的大门医生被一群小鬼追着到处跑,不过是虚有其表的大门医生啊。


锐利的眼睛轻轻闭合,长长的睫毛像一排小刷子,还微微颤动,鼻梁挺拔,薄唇~
“都说薄唇的人薄情啊,大门桑”城之内皱皱鼻子,毫不留情的吐槽。


被吐槽的人似有所感,深呼吸,手肘动了动,似乎要醒了,城之内目光微缩慌忙起身,像是偷吃了糖果的孩子,心脏还砰砰乱跳,过一会儿发现不安生的外科医不过是换了下姿势,继续熟睡。长舒一口气,自己这是在干嘛?要是被自大傲娇的外科医发现自己竟然在偷窥她睡觉一定会得瑟好久。想起那次她得瑟说自己技术好,而作为麻醉医的自己只适合体制内,城之内就想捏住她的鼻子治治她。可是那次也确实自己盲目崇拜了,那个假的“不会失败的”偶像,最后还是被大门打败了~想起来晶叔说向来除了手术和美食不对任何其他技能产生兴趣的外科医破天荒的研究起魔术,这个家伙不会是在吃醋吧~


真的好想,捏下鼻子啊,或者放一盘美食特别香那种,大门桑一定会立刻蹦起来吧,想着她刚睡醒头发乱蓬蓬,眼神也懵懵的样子,城之内心下偷笑,好像刚睡醒的仓鼠,咦不对,大门桑是大块头,像刚睡醒的二哈?好像蠢蠢的二哈……大金毛?城之内一手托腮,站在一旁思考这个深刻的问题……
许久,没有得出答案的城之内医生,最后狂躁的认为,就像二哈吧~


好像就这样放她这里睡,确实不太人道,又看了一会便心满意足拿了包包准备离开的城之内良心发现,可是看了看自己火柴棍一样的小胳膊,晶叔说得对,貌似真的没办法把她弄到楼上,左右张望还是到隔间拿了软绵绵的抱枕,拿掉手上的笔,轻轻抬起胳膊,尽量小动静把抱枕一点点塞到身下,解放出来可怜的左手,“这是累成什么样子才能睡得像昏迷一样。”做完一切城之内身上都一层薄汗,把掉落的外套重新盖好,大门似乎发现身下软绵绵的舒服很多,下意识抱紧抱枕脸颊还像大猫一样蹭上蹭下,呢喃着听不懂的词汇,继续熟睡。
城之内轻笑,蹭蹭她毛茸茸的脑袋,“大门桑,好梦……”[/cp]

【翻译】【AO3】【夏橘】Stuff and Nonsense — Part 1

Gernegrosse:

已授权




原作者:grammaryl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361464/chapters/35644560


配对:夏洛克/和都


分级:F






————————正文————————






——第一章:香子兰与薰衣草——







她起得很早去车站候车,一直如此。




想到了父亲的和都轻轻笑了笑,每次她因守时给别人留下了好印象时,他总会跟他们提起自己比预计产期提早了三个星期的事情。




(等不及要出来看看世界啦,我的小天使!)




当然现在的问题是,她必须等待。




并思考。




她一直在躲避那件事...




和都摇了摇头。




火车不到四十分钟就要进站,所以真的没什么,只是些多余的时间来熟悉周围,看着水流淌过,在蜿蜒的拐角处 —




消失。




像夏洛克一样。




和都闭上了眼睛,把鼻子埋进那件爱马仕大衣里。它闻起来仍旧有一股铜和氨气的味道,和最开始一模一样。




自最开始已经三个月。




她在东京度过了这三个月,无数次走过相同的街道,路过同样的高楼,踏过路面上一道道不变的裂纹。当一切开始时她在谷歌地图上找到了221B的地址,并在夏洛克那晚拽着她回家的地方做了标记。不久之后她便走遍了附近的街道,熟悉了去哪里买新衣服和麻宫茶,熟悉了突然变成家的那个地方。




和她一起度过了这三个月。




夏洛克的气息融进了那个房子。她的香水——发着淡淡薰衣草香的香子兰味——充斥着221B,游离在书本之间,沾染在坐垫之上,好像夏洛克刚刚踏出房门,而不是——




和都抬起头展开大衣。衣服里面的氨气味道更加刺鼻,然后她将其吸入,感受那味道在喉咙里猖狂弥漫。她在盯着夏洛克的皮椅时对这件大衣做过同样的事情,尝试将那气味赶走,连同着记忆一起。 




一定是她自己衣服的味道,不然为什么如何也无法驱散,诡异地飘在布料上。




“别再烦我了,”和都自言自语。




“不要。”




和都僵住了,低头看了看大衣。她闻了太多罢了,仅此而已。氨气已经让她—




“和都。”




不可能—




她看着他们把她放在地上。




“消除所有不可—”




和都猛然转身,冲向前时扔出去的夹克衫砸中了夏洛克的脸,让被打断的她哑口无言。




“你个混蛋!”和都用力推在了夏洛克的胸膛上,高个女人向后踉跄了几步。




她不能这样——不能就这样期望着——




她骗了她。




所有的一切都是谎言。




和都的胸腔因愤怒而炸开,她推搡着夏洛克,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




 


夏洛克尝试擒住和都的双手,却失败了两次,最终她抓住后将其抵上自己的胸膛,紧紧地握着,想起不久之前这双手剧烈的颤动。




只是这一次没有枪,她也没有被—




“听我说,”夏洛克恳求道。“我很抱歉,我非常抱歉。”




“你才不抱歉。”和都反驳,尝试着挣脱,想伤害眼前的人。




“我真的很抱歉,和都,对不起。”




夏洛克走近将和都的手固定在两人中间,然后用手指支起对方的脸颊,指节因脸庞几绺发丝的拂过略微泛痒。




“对不起。”




她凝视着和都,一遍一遍地重复着。终于,夏洛克看到她朋友的眼眸里闪烁了一下,愤怒也因不再紧绷的身体渐渐消失。她赶在眼前人的啜泣开始之前将她拉入怀中,下巴抵在脑袋上。于是那双手攥起她大衣上的翻领,牢牢地扯着,好像永远也不愿松开。




她知道她不会介意的。




她宁愿她永不放手。




夏洛克忍住眼角的酸意,收紧双臂的怀抱。不止一次地,她惊叹于这个女人对自己的重要性。




 


----------




 


双叶健人倚在车旁静静等着她们。




他期待着——不,希望着——和都能改变他的妹妹,磨平她的利刺,让她待人能更友善一些。




但他没有料到,也没有想到,她会为拯救东京而亲手杀人,会为带和都回家而奋不顾身,用一瓶薰衣草精油就将一群警察玩弄于股掌之中。




会抓着那个疯女人纵身跃下高楼。




会任凭那把上了膛的枪对准她的心脏。




健人摇了摇头,这就是她妹妹,她用自己的方式表露情感,当然会干出这些事情来。最初他在东京找了份工作,一周之后她也跟随他来到了东京。他在十五岁时得了严重的腺热,于是她把他的作业带回家看着他写完并吃完晚饭。当他们被告知父母的航班坠毁时,她主动认错说那盏坏掉的台灯是自己的责任,而真正摔坏它的人却是他。




在那个疯女人的办公室里他告诉她现在的你很无能,但是他错了。和都能安然无恙正是因为她的妹妹如此情绪化,因为她远远比她所表现出的要更在乎她,愿意为她命悬一线。




他看向她们,看见夏莉纱牵着和都,不是夏洛克,不是那个伪装起来的外表。他猜想和都已经在慢慢地处理那些尖锐棱角,但并不是以他所期望的方式磨平它们,而是磨出了一道裂缝,细小不可察,通过这个缝隙她探进夏洛克的内心,探进了夏莉纱隐藏在的地方。




他知道这是爱。




他想知道夏莉纱有没有能力自己意识到。




 


----------




 


她已经没有在哭了。夏洛克衣领一片湿润,但是她不介意自己的失态,因为这痕迹很让人安心。




这意味着她就在这里。




这意味着她——




啊。




不要。




和都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栗起来,双手抓紧夏洛克的大衣,心脏仿佛要跳出来。恐惧渗进每一寸皮肤,她想起来不久前在耳边低语的声音,想起来那把枪,想起来—




“他们把她关起来了,和都,她已经不会出现了。”




她感受到温热的手指再次支起了她的下颚,抬起头,对上了夏洛克那双微微泛红的棕色双眸。满是决然。




“她不会再伤害你了,你明白吗?”




和都缓慢地呼气放松紧绷的胸腔。薰衣草的清香涌入鼻腔,她轻轻点头。夏洛克也盯着她,揣摩着当下应该说的话。




“我是认真的,我不会让…”她闭上了眼睛。




和都想知道她在想什么,想知道这个才华横溢的脑袋会说些什么。




她静静等着。




然后扣住下颚的手向后将腰背环住。她将她拉得更近。




倾靠过来的身躯堵住了和都正要出口的话语。她与她前额相贴。




夏洛克睁开双眼:“她永远不会伤害到你了,我也永远不会再伤害你。我发誓。”




坚绝毅然,无容置疑。心脏以异常的速率被牵动起来。和都知道她会遵守诺言。




 


----------




 


世界上总会有一些不可控变量让她——




无法掌控一些情况,比如天气比如地震,比如肠道沙门氏菌和异常细胞的生长,还有这该死的金属疲劳。




夏洛克被火车过站的声音惊得猛然抬起了头,想起来自己在父母出事的几个月后坐了伦敦的地铁,那时她想,如果他们坐了地铁,就安全了,就会活着了。他们只是去大阪探望朋友。




如果当时的时间那么赶,他们就应该早点出门。夏洛克叹了口气,她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如果当时她把手指从车门上拿开,那他们就—




“夏洛克?”




和都。




她转过头,发现和都正担心地望着她。




“你去哪了?”




夏洛克知道自己有一天必须告诉和都,告诉她关于自己的所有故事,从开始到可怖的结尾。现在,她没有时间,或至少,她想让和都自己做出是否接受她的决定。




她欠她那么多。




“你的火车马上就要到了。”




她看见自己暗含的意思被那双棕眸探明,她看见那里闪过了片刻的困惑,之后便只剩下笃定。




坚决无疑的笃定。




“你今天晚上要请我吃饭,”和都说,“下一周你来洗衣服,不,下一个月…这样应该就能补偿这张车票钱了。”




和都莞尔,夏洛克意识到这是个许诺。和都已经倾尽身心。在经历过这周她被她扯进的所有事情之后——不,自从她们见面起——她仍旧愿意留在这里。




留在她身边。




夏洛克突然感到情绪的汹涌,感觉它即将漫满心头,威胁着要泛滥成灾。她已经忍去了一次眼泪,这次不再想抑制了。如果和都愿意毫无条件地迁就她,那么她也必须愿意为她妥协一切。




她闭上眼睛任凭泪水潸然。




她爱这个女人。




她感觉到和都动了动,然后一个拇指擦着她脸上的泪痕。




“没事了,”和都低语,“我们之间没事了。”




漫长的停顿。




然后是和都的嗤笑。




“我妈该好好说教我一番了。”夏洛克睁开眼睛,看见了眼前的笑颜,明白对方在转移话题好让自己放松些。




她决定顺着她,“我给她寄张贺卡。”




“然而没有人会给起死回生的人做贺卡。”




“和都,整个基督节都是为了纪念起死回生的耶稣的好吗?”






————TBC————




(跳楼之后性情大变的夏小姐)




忙了这么久,上周才找到时间逛一逛ao3,然后终于将这篇在第一季结束时就开始写的文章(的第一章)翻译完了。这篇可能会有些ooc,但是看完之后原文的很多描写真的让我心动。


一共三章,或许会拖很久吧....因为后两章贼长(苦笑)




顺便奶一口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