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e•Amina

【翻译】Professional Boundaries (Chapter 11)

stumpfe Axt:

【翻译】Professional Boundaries (Chapter 11)


电梯间更新中: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原文: Professional Boundaries


作者:  yotoob


翻译: stumpfe Axt


授权:戳我


配对: Eve Polastri/Villanelle




Chapter 11:Not Smart




第二天早上,Eve醒来的时候发现手机上有一组GPS坐标。




她抱怨了一声,因为当然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她记不清上次不用折腾的时候是哪年了。




Eve洗了个澡,试图思考她在过去哪个时间点能够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情。在某一个时间点她一定做出了某个可以改变的选择,然后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




她觉得现在她没有了选择。就像自圌由落体,不停的在想什么时候会砸到地上,以及会有多疼。




当她穿衣服的时候,Eve意识到她的手机上出现了一条新信息。




/我觉得你可能会想看看乡村风景。/




Eve骂了句脏话。




***




三小时后,她在过于炙热的阳光下挣扎着爬着山。




她会为了这些完全不必要的锻炼杀了Villanelle。Eve这次真的会杀了Villanelle,她会抄起一根该死的木头砸她,Konstantin当时的想法完全正确。




她讨厌乡村风景,因为它总是意味着一堆大型动物,打高尔夫的人,和花粉。




Eve连续打了三个喷嚏,然后骂了句脏话。她生气的程度甚至已经让她没法继续担心爬上山顶后可能发生的事。上帝作证,只要她能在死前至少当面叫Villanelle一次蠢蛋,她就没有任何遗憾了。




“去死吧!”她冲一只蜜蜂吼了一句。因为那只蠢货蜜蜂试着往她脸上飞,然后这就是她,Eve Polastri,试图挥拳揍一只蜜蜂的时刻。




她没打到。




Eve一屁圌股坐在了地上。神啊,她需要喝点什么。




她拿起了手机。




/我得警告你,我今天极其生你的气。/




回信快的像一道闪电。




/你带武器了吗?我喜欢你以为你马上就要杀了我的想法。/




/没有,但我要气死了,还对花粉过敏。/




/好吧,拜托别对着我打喷嚏。/




Eve叹了口气,然后深呼吸了好几次,试图让自己冷静。




离山顶可能只要五分钟的路了。她可以做的的。




***




她到山顶的时候感到晕眩。




该死的,这就是她喜欢城市的原因。因为城市没有山丘。




Eve把汗从眼睛上方抹走,然后叉着腰看向四周。




一个人也没有。




她检查了下手机上的坐标,这绝对就是那个地点没错。坐标所在地是一块大石头。Eve坐在上面,等待着。




/我到了。你在哪儿?/




/为什么你不害怕我?/




Eve叹了口气,扫视着四周来寻找灵感。




/我的确害怕你,但我还有其他的情绪在互相斗争。/




/或许你应该再害怕我多些的。你跑过来和一个连环杀手见面,就因为我让你来。那一点都不明智。别那么做。/




Eve没有多余的能量来应付短信了。她给Villanelle打了电话。




“Hello Eve”




“Hello,蠢蛋,多谢你在这种热的要命的天气让我爬上这个该死的山。我刚刚试着揍一只蜜蜂。去你圌妈圌的。”




Villanelle从鼻子里喷了一口气,然后笑了起来,“Okay,或许我应该害怕你才对。你至少喜欢那儿的风景吧?你看,很不错的。”




Eve用手撮了撮脸,然后认真地打量了一下四周。




天空是蓝的。海也是蓝的。她所处的山丘在入海口边缘,有一艘精致的帆是红色的船正往上游圌行驶。海岸围绕着山丘,她右边是金色的沙滩,目光所及之处有一道狭窄的沙岸一直延伸到内陆。




海湾对面是一排漂亮的屋顶,坐落在金色栗色混合的海岸线边缘。Eve能看到小到模糊的人影走动,在宽阔的沙滩上遛狗。




她的视野范围内要么是明亮的蓝色,绿色,就是金色。Eve虽不是艺术家,但某个真正的艺术家可能会在这里找到灵感。




她叹了口气。




“是啊,挺棒的。风景不错。”




“看到没?值得你爬一趟山吧。”




“不,一点都不值得。”




Villanelle又一次笑了起来,然后语气随意地说,“顺便说下,我能看到你,Eve Polastri。”




她的心跳忽然加速,开始恐慌起来。Eve迅速站了起来,看向四周。仍然空无一人。




“你……你在哪儿?”




Villanelle大笑了起来,然后说,“Oh,我在河对面。这儿很棒,不是吗?这里叫骆驼湾,我完全不清楚这个名字是哪儿来的。”




什么?




“什么?”




“骆驼湾,听起来挺好笑的是不?这儿又没骆驼。”




“不……你他圌妈什么意思?你在河对面?”




“哦,你看,我想见你,但又不能太靠近你。以防你把我错认为一直蜜蜂。”




“你是在……”Eve意识到她几乎在大声叫喊。现在这里刚来了一对情侣在享受风景,他们正奇怪地看着她。Eve把声音压低到几乎像是耳语。




“你他圌妈在逗我吗?我在手机上下了一个该死的GPS应用,把我导航到珠穆朗玛峰顶,就为了你能看我一眼?你他圌妈到底是怎么能看到我的?”




“Oh,我有望远镜。”




Eve差点没把手机扔海里。




“你能看到我?那你能看到这个吗?”




Eve动作夸张地冲着对岸比了个中指,她一点都不想理会那对情侣投过来的目光。




“去你圌妈圌的!去你圌妈圌的!”




Villanelle开心地叹息了一声。




“Oh,我想你了。快看,你能看到我吗?我在沙滩上,专门为你来的。哪怕我痛恨沙滩。看,我在冲你挥手。”




Eve盯着对岸,的确有一个小小的人形,根本无法和沙滩上其他人区分开,除了她正在挥手的事实。




Eve坐回了石头上,感到疲惫极了。




“操。”




“我很乐意你对我那么干。”Villanelle诚实地说。Eve叹息了一声。




“那么,我到这儿的目的是什么?”




“哦,我给你在那块石头底下留了些钱,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之前和你说过的。如果你不想要可以不拿。”




Eve掐着自己的鼻梁。




“这……一般人不这么办事的。”




“为什么你还在假装你是一般人,Eve?不管怎么样,你不想要可以把钱留在石头下。我现在要走了,另外,你想不想让我给你偷只狗?这儿有好几只。”




“不,谢谢你。”




“Okay,再见。”




Eve叹了口气,把手机短暂地按在了额头上。然后她检查了下石头底下。那儿的确有一个信封,看起来相当厚。




她拿起了信封。因为,见鬼的,为什么不呢?既然现在已经这样了?




她的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




“怎么?”




“Hello,对不起,刚才看到你太激动了,结果忘记我给你打电话的原因了!Konstantin还活着,挺有趣的。另外他给了我下一份工作,就是刺杀你。所以我得决定下一步怎么办。Goodbye,Eve。下回见。”








喜欢的话请戳个小红心,点个推荐~谢谢大家~

夜零:

大四的正在穿着学士服乱拍,大三的纹丝不动在自习室考研,不考研的在睡觉,大二的在汗流浃背地复习期末考试和四六级,大一的在追着老师屁股后面要老师划重点。晚上大四的摔着酒瓶怀念青春,大三的看着理想在彷徨,大二的在打LOL,大一的一人一手机在聊QQ。


这就是六月的大学,而高三还有一帮傻孩子们赌咒发誓往里冲,梦想着来大学创造辉煌。


可当离开大学的时候多少人堕落的连自己都不认识了,多少人后悔光阴似箭,多少人被伤的身心俱惫只能借酒消愁。


再过几天,又有一帮熊孩子们以为自己解放了。


他们以为自己离开的是地狱,其实他们离开的是天堂。


——韩寒

【夏橘】Miss Sherlock(part2)

洛溱zhēn:

修仙产物可能有错字


一个不靠谱的结尾续写


part1导航如下


【夏橘】Miss Sherlock (part1)


 


 


 


“我现在说还想和你一起合租你还愿意吗?”


 


【夏橘】Miss Sherlock(part2)

 


和都站在马路上看着扉页上夏洛克写下的那行字,眼泪从眼眶里不受控制地滴在书上。


 


她还活着。这不是梦,她确实还活着。和都把那本书捂在胸口,好像这本书就是夏洛克,想把她揉进身体一般。


 


和都在路口站了一会儿才掏出手机给家里和医院打了电话,她暂时要留在东京,直到亲眼看到夏洛克为止。


 


既然夏洛克还活着,以她对住所的挑剔,很有可能还住在221B。和都这么一想,便直接打车去了波多野家,不过站在门口的时候她又有点担心了,见到夏洛克应该说点什么好呢?


 


“啊,和都?好久不见了,在老家过得好吗?”波多野太太从不远处过来,穿的很漂亮,可能是去相亲了。


 


“波多野太太好久不见,我在老家又做回医生了,这次还不错。”和都笑着回复她,希望能从她的脸上搜索出一些夏洛克回来了的痕迹。


 


“进来坐吧,你们都走了,我一个人住着每天都无聊得很。”波多野太太打开门,把和都迎进来。


 


一个人?“夏洛克她……”难道她没有回来住?


 


“唉,夏洛克她最后也什么都没留下,她住着的221B甚至连她的一件衣服都没留下,我看着那个房间觉得难受,所以已经不去那边了。”波多野太太起身去沏茶,和都走上去帮忙。


 


原来她真的没回221B,那她会住在哪儿呢?难道是在桥下?虽然礼纹警部告诉自己夏洛克和桥下的乞丐关系很好,甚至在被通缉的时候一直躲避在那儿,但是也不可能住在那儿才对。


 


和都和波多野太太聊了几句也就离开了,最终和都还是没把今天的事告诉波多野太太,也许等自己找到夏洛克之后再说才是最好的选择。


 


告别了波多野太太,和都找了一家宾馆暂住了下来。她给礼纹警部打了电话,礼纹警部沉吟了一会儿才说其实他知道夏洛克没死,当年夏洛克跳下莱辛巴赫大楼也不过是摔在了高空作业的升降梯里,但是之后夏洛克去了哪儿他也不知道。随后和都又给健人先生打了电话,健人先生说只知道夏洛克出国消灭了入川的残党,最近才回到了日本,至于住在什么地方他也不清楚。


 


两人都对当年骗了自己这件事连声道歉,和都现在哪还在意那些,单单是夏洛克还好好活着这一件事就已经让和都高兴得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挂断电话和都才忽然反应过来一件事,那今天夏洛克出现在自己面前又消失不见是什么意思?夏洛克在搞什么?装死玩失踪,现在回来了还玩起了躲猫猫?和都在激动高兴之余也避免不了的有点生气,气得她对着那本自己写的《Miss Sherlock》翻了个白眼。那个家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和波多野太太——我们这些不知道真相的人有多伤心。可转念一想,不正是自己关键的时候被入川控制,而夏洛克因此才假死跳下莱辛巴赫大楼的,自己最没有资格生气吧,她好好活着,而且还有心思躲猫猫也没什么不好。


 


但是现在要怎么找到夏洛克呢?和都看着那本《Miss Sherlock》,或许这本书上还有别的线索?和都开始一页一页地翻看着书,确实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第二章里那个和夏洛克一起去过的甜品店,店名被用彩色的笔标注了一下。


 


难道这是一个提示?和都看着那个店名,自己虚构了那家店的店名是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夏洛克的意思是说她在那家店?还是说自己虚构的这个名字是夏洛克留下的什么暗码?


 


和都想不出来,不明白这几个平片假名之间会是什么意思,只好第二天先去那家店碰碰运气。


 


店里的装潢还像以前一样,不过和那时候相比推出了不少新品。和都选了一个不太显眼的地方坐下,店里人不是很多,可能是自己选择的时间不是客流量最大的时候,但是当年和夏洛克也是这个时候来的,也许夏洛克也会在这个时候来这儿找她也不一定。


 


但是直到自己吃掉了第三份甜品,夏洛克也没有出现。难道书上的意思并不是这么简单吗?


 


啊,夏洛克啊夏洛克,为什么要给我出这种难题啊。和都拍了拍脑门儿,再次抬头的时候看到了店里贴着的失物招领。


 


‘在教堂门口拾到的一盒Beeton’s巧克力.S’


 


又是S,这个失物招领好像是夏洛克留下的,和都盯着那个失物招领看了一会儿,还是起身和店长说了那盒巧克力是自己的。


 


“不好意思,写这个失物招领的是……?”


 


“啊是一个短发的女性,我跟她说最好还是不要在这里写失物招领比较好,毕竟不是在这里捡到的东西。而且一盒这样的巧克力而已会有人去尽力寻找吗?她却说失主一定会来的。没想到还真的等来了失主。”店长说着把巧克力放在和都手上。


 


和都打开巧克力盒子,里面除了几块儿巧克力之外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片像密码一样的数字——01111、11110、11100/11110/00111/01111、10000:11111、111111


 


一串只有1和0的数字还有顿号斜杠和冒号。


 


有心思干这种事看来一定活的很好。和都虽然这么想着却还是带着这盒巧克力和那张纸条回了宾馆。


 


一串1和0会不会是二进制?和都觉得夏洛克是在为难自己,二进制什么的根本不会啊。和都看到那盒Beeton’s的巧克力,从里面拿了一块儿出来,剥开金色的包装,放在嘴里。


 


这款巧克力并不很甜,或者说稍稍有些苦,让和都想起当年自己提出议员的儿子与父亲名字只差一个字从而提醒了夏洛克的时候,夏洛克扔给自己的巧克力,总觉得那块儿才是最好吃的,比自己刚吃的好吃多了。


 


门口传来服务生的声音,听上去好像在吐槽什么。


 


“楼上的那个客人说什么咖啡不是82度煮的,一脸嫌弃的样子,以为自己是MS里的夏洛克了吗?”


 


MS是《Miss Sherlock》的简称,和都听到服务生这么说不由得笑出声,看来自己的小说看的人还挺多。


 


“住在那样套房的客人都很有钱的,你看她穿的衬衫和西裤还有高跟鞋什么的,看上去就很贵,你可别惹这样的客人。”另一个人服务生说道,但她们是边走边说,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到了离和都房间很远的直梯旁。


 


和都立即搜索了二进制,简单了解了二进制的换算方式,开始研究那串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数字。


 


但是研究了一下午和一晚上也不明白这串数到底是什么意思。


 


和都最终看着这堆密码睡着了,梦里梦到她回到了221B,回到了和夏洛克一起破案的日子,醒来时却还是对着那些奇怪的数字。


 


吃过早餐后和都只好又开始搜索常见的密码形式,发现最常见也最简单的也就是摩尔斯密码了。


 


如果把点信号写作0,长信号写作1的话……


 


和都开始按照表格查询,最终将那一串数字变了个样子,不过还是一串数字148.4.2.16:00,可见时间已经确定了是下午四点,和都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现在是14:00,还有两个小时就到时间了。


 


既然有了时间那前面的148.4.2应该就是地点了吧?什么地点可以用数字表示呢?和都又开始茫然了,好不容易破解出了时间,地点不知道也没有用啊。


 


啊,夏洛克这个混蛋。和都这么想着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时间一点点过去,已经到了下午三点半了,还有半个小时,自己还是想不出148.4.2的意思。


 


“你说楼上那个客人是在什么地方工作的啊?”门口又传来了服务生的声音。


 


“不清楚,不过好像是在莱辛巴赫大楼里工作吧,我也是偶然知道的,她每天差不多都在三点半之前去莱辛巴赫大楼,然后一直到天黑了才回来。”这次服务生好像在和都门口稍稍逗留了一会儿。


 


从这里到莱辛巴赫大楼要多长时间呢?和都不禁这么想着。大概半个小时吧。那也就是说楼上的客人是四点的时候到了莱辛巴赫大楼。


 


四点?眼前忽然出现了16:00。


 


148.4.2的意思不会是……和都拿出了自己写的《Miss Sherlock》,找到了第一次出现莱辛巴赫大楼楼顶的那一页,果然是第148页,而莱辛巴赫大楼这个词出现在第4行,是第2个词。


 


和都拎起包换上鞋就往外跑,拦了车直奔莱辛巴赫大楼。站在楼顶大门的门口,和都觉得心跳的飞快,两年多没见的人,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变化了。


 


门被推开的瞬间,和都看见那个穿着绿色大衣的背影,虽然大衣已经不是原先的那件了,可还是那个颜色,她围着黑色的围巾,短发梳得整齐,那个背影依旧是那么挺拔。


 


可能是听到了自己开门的声音,她转过身。什么都没变,绿色的大衣里是黑色的衬衫,衬衫里有一件高领的长袖黑打底,围巾垂在两边,她还是那样,这么冷的天也不把外衣的扣子扣上。眼角眉梢和那弯起嘴角的笑,她依旧是那副完美的容颜,什么都没变,和两年前的最后那天一模一样。


 


然后她用她独特的声线喊了一声:“和都。”


 


第一次听到的时候还是两年前自己被控制时,那时候心里面无论如何想要放下枪,身体却完全不能听自己使唤。


 


这次终于能够她在叫自己的时候拥抱她了。


 


“为什么两年都不能和我联系一下?哪怕是只要告诉我你还活着就行,你知不知道……”和都抱着她纤细的腰,只觉得她好像比以前更瘦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伤心。”


 


如果说确切得知夏洛克还活着消息的时候自己没有流下眼泪,那么现在看到了夏洛克,抱住了她,感受到她温暖的时候根本没办法控制得哭出声来。


 


和都觉得自己两年来心口的那个洞在慢慢地被填满,被眼前的人一点一点用她的容颜、她的声线、她的微笑、她睿智的头脑、她穿衣的风格,她的一切慢慢地填满。


 


“当年意外在这里画下了句点,还要在这里重新开始不是吗?”夏洛克难得的没犯傲娇,也同样回抱住了和都,“事实证明我没在的这两年你还是挺有进步的,我还以为我至少要在这里等一个礼拜才能等来你呢。”


 


其实是因为听到了服务生的闲谈才解开了密码这件事还是不说了吧。


 


“你真的是很讨厌诶!明明没死不告诉我,回来了不告诉我,宾馆就住在我楼上还不告诉我!”和都说着锤了一下她的后背,但也舍不得用很大的力量。


 


“这样不就和两年前对接上了吗?就像是两年前的普通一天我们在这个楼顶上玩了两年,然后回221B,这样不是挺好的吗?你这种女人不就是喜欢这种不科学的看上去很梦幻的事情。”夏洛克虽然嘴上依旧有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但双手还是在轻抚着和都的背。


 


“这次回来了?”


 


“回来了。”


 


“入川的残党没有了?”


 


“没有了。”


 


“不会再走了?”


 


“不会了。”


 


和都从夏洛克的怀里出来,帮她整理好那条黑色的围巾:“我现在说还想和你一起合租你还愿意吗?”


 


夏洛克弯着眼睛一笑,然后从包里拿出一张折起来的A4纸:“只要遵守这些合租守则,我就愿意。”


 


和都本来还泪眼朦胧,一看到那张合租守则又一下子笑出来,还真是怀念啊,那些乱七八糟的破规矩。


 


“另外,恭喜你了。”夏洛克把守则塞在和都手里,又掏出手帕给和都把脸上的眼泪擦了擦,然后说出这么一句。和都觉得有点奇怪,什么意思?


 


“《Miss Sherlock》可以写第二本了。”夏洛克说完就要往门口走,和都急忙跟上去。


 


何止第二本,这样下去,还会有第三第四第五……一直写下去,写一辈子。


 


End


 


喜欢的话麻烦大家点个小红心哦!


下一篇是一篇长篇推理


希望能发挥发挥自己理科生的优势写出严谨的推理,当然同时还能穿插出温馨额日常。


 

【夏橘】Miss Sherlock (part1)

洛溱zhēn:

大结局续写(HE)


这是我第二次续写大结局,和上次完全不一样的走向


也许最后那个高跟鞋声,那矫健的步伐,只是个幻影也不一定


大胆地使用了电视剧额原题目写文,emmm其实是想不出更好的


 


【夏橘】Miss Sherlock (part1)


 


和都抱着那件绿大衣靠在河边栏杆上的时候还曾幻听过那熟悉的高跟鞋声,双眼因泪水而朦胧,甚至出现了夏洛克正向自己走来的幻觉,胡乱地把眼泪擦干才发现哪儿有半个人影。


 


最终和都还是回到了老家,在父亲的安排下依旧做了名医生,父母见孩子平安无事回来,自然也就不在意当年和都独自离家的事情了。和都也久违地又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


 


只是夏洛克的离开像是她心里裂开的一个洞,每天每夜地淌着血。她试图用什么东西把这个洞填补上,却发现它只会越来越大,最终只好用微笑的假面把这个洞挡住,好让别人看不到她这个巨大的伤口。


 


因为入川医生的关系和都也不敢去找心理医生,甚至一想到心理医生心里那个洞就会隐隐作痛。


 


只好装作无事地任由这病症越来越重。


 


不过渐渐地她也想到了缓解的办法——写文章。她把自己和夏洛克的故事写成了文章,同事看到之后建议她发表然后出书。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情投了稿,没想到她写的文章受到的编辑的好评,随即她的文章就在杂志上进行了连载,然后出成了一本书。


 


书的名字她想了好久,最终还是选了《Miss Sherlock》。miss这个词还真是一个意义颇深的词汇,一开始miss是小姐的称呼,是夏洛克小姐,是一个完美的存在,然后miss是错过,她眼睁睁地看着夏洛克跃下莱辛巴赫大楼,在那之后miss就只剩下想念的意思了,她想念和夏洛克的相处,想念她的笑,想念她独特的嗓音,想念她潇洒破案时的样子。


 


和都因为这本书像是一下子在文学界或者说推理小说界出道了,读者们写信或者在网络上留言希望她能出续作。


 


续作,我也希望能出续作,但是她不在了,世界上没有夏洛克了,我和她的故事又怎么能继续下去呢?和都关掉网页,倚在椅子的靠背上。


 


桌上放着的是东京医学交流会的资料。东京……那个地方自从夏洛克离开之后就没去过。这次也必须得去了。好在交流会的地方离221B很远。


 


交流会当天和都才到达东京,她甚至没带什么行李,她不想要在东京住下,所以提前已经买好了当天回程的车票,不过现在离交流会开始还有点时间,只好在开交流会的大学附近找了一家咖啡店坐一会儿喝杯咖啡。


 


“这咖啡不是82度煮的,一点也不好喝。”不远处传来这么一句话。


大脑中几乎是下意识地回想起合租的第二天清早,夏洛克递给自己合租守则,在自己提出意见之后,她得意地指着门外说:“你要是不愿意,立马离开。”那副画面仿佛还发生在昨天。


 


不远处传来的关于82度咖啡的话明显令和都心口的伤又狠狠地抽痛了一下,同时也让她立即开始寻找说出这句话的人。


 


“你是不是《Miss Sherlock》看多了?还有时间纠结咖啡是不是82度?考试能行吗?”


 


原来是自己的读者,两个女高中生。


 


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和都简直觉得自己一辈子都走不出这片阴影,最终一定会带着心口的这个洞死去。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在东京待下去了,交流会结束之后就赶快离开,离开这个充满着夏洛克气息的城市。


 


交流会结束之后,和都回宾馆的路上,在天桥上她忽然看到桥下的一个背影,合身的黑色衬衫,灰色的西裤,还有那个斜跨的小包,那头短发,怎么看都是她,都是夏洛克。


 


和都在这一瞬间仿佛是愣住了,大脑无法思考,双腿也不能移动,只能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身影越走越远。然后在数秒之后,才飞奔似的朝那个方向跑去。


 


其实她不止一次幻想过,也许夏洛克没死,夏洛克那么聪明怎么会这样死去,也许一切都是她的一个局,既救了自己还阻止了入川顺便让加在她身上的那些罪名都跟着消散了。这个幻想一直在和都脑中挥之不去,以至于她在《Miss Sherlock》的结局上写道‘然而她没注意到身后渐渐靠近的、那清晰高扬的脚步声,那早已耳熟能详的脚步声……”


 


可那不过是自己撰写的结局罢了,虽然自己在河边真的听到了脚步声,但那也只是自己伤心过度产生的幻听。


 


可是现在,和都好像看到了证据,证明夏洛克依旧活着的证据。


 


人群的拥挤让和都眼前失去了那人的身影,和都拼命地分辨夏洛克的行迹,可最终还是在下一个路口,再也寻不到她的影子。


 


难道又产生幻觉了?和都把手放在额头上,闭上眼。东京真是一个让自己疯狂的地方,自己如果再在这里待下去的话,迟早要死在自己不断地幻想不断地给自己希望然后被现实粉碎的痛苦之中。


 


路边的台阶上一抹红色吸引了和都的注意,走近去看才发现这不正是自己写的《Miss Sherlock》吗?自己的书最终封面是红底和欧式的浅色花纹。玫瑰般的红色和那些欧式的图案应该适合在英国出生个性鲜明的夏洛克吧。


 


和都翻开书,扉页上的空白处赫然是熟悉的笔迹,‘从一个问题里排除所有不可能的情况,真相就会自然而然地显露出来,无论结论多么离奇。’这句话的末尾写着一个张扬的S 。


 


S?Sherlock?


 


 


To be continue...


 


喜欢本文的话求一波小红心!


本来想以后再写的,但是感觉tag里太冷清了……要不还是写了吧


 

(夏橘)再次见面

-Asi-:

今天第二次研究剧情,提出了这一猜想,不知道会不会成真ww


第一次写夏橘,如有bug请海涵


是小甜饼,请放心食用


(消失了一个月什么都没写这就上传赔罪了)


=========================


    私自动用吊篮的柴田警官。


    礼纹警部死死护住自己不让上前看。


    再到后面逐渐恢复正常的意识。


    再到……


 


01


    和都被人从背后一把揽住的时候才从回忆里被拉扯出来,吓了一大跳,重心不稳地旋了半圈,赶紧抓住自己的行李箱杆,完全转过身来。


    揽住自己的人竟然是让自己茶不思饭不想这么多天的夏洛克?和都一下子懵了,呼吸急促连带着声音也跟着颤抖:“诶……诶?!”


    夏洛克用手指贴在和都一动一动却又没吐出几个完整音节的唇上:“嘘,我回来了。”


    和都拍拍自己的脸,又一把抓住夏洛克放在自己唇边的手指,才反应过来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夏洛克回来了。和都本想微笑着抬头回一句“欢迎回来”或是“我在等你”,结果刚抬眼和夏洛克对视两秒,自己的眼泪便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微笑还没伸展开来便耷拉了下来。


    “别哭,我回来了为什么还哭。”夏洛克举起双手像是投降一般,别过头小声嘀咕着,眼睛偷瞄看和都哭得狼狈,挣扎两秒便伸手搂过和都,一把把和都按进自己怀里,也顾不上和都的泪水打湿衬衫,留下浸透布料的水渍。此时夏洛克皱着眉头,紧紧抿着嘴,努力地隐藏着自己的情绪,至于是怎样的情绪,夏洛克如同丧失理智一般,无法理清。和都手上还拿着当时夏洛克甩给她的绿色大衣,大衣纽扣有些坚硬的触感抵在夏洛克的身上,让夏洛克的心情更复杂了。


    “啊!”和都突然小心翼翼地收回刚刚下意识锢住夏洛克腰部的手,扯扯她的风衣,“你身上有伤吗?严不严重?我刚刚有没有弄痛你?”


    夏洛克深吸一口气,低头任由和都摸着自己的身子:“毫发无伤,大概只是脸和身子撞到栏杆有点淤青。”


    和都闻言立马抬起了头,像是考古队员打量文物一样检查着夏洛克的脸,还偏偏身子不放过任何一个角度,让夏洛克忍不住轻笑出声。


    “早就好了,你看不出什么的。”


    其实因为当时抱着入川真理子,一下子跌进吊篮里,手臂和胯部还结结实实摔了一下,本想假装躺在担架上,结果成了不得不躺在担架上,因为动一动身体都痛的夏洛克表情扭曲。本想住个三五天就溜出来给波多野夫人报个信,结果柴田警官一有空就非要拉着自己哭诉差点下岗的悲惨故事,加上医生受哥哥的委托,每天都念叨着要好好卧床修养,夏洛克只能每天望着医院白色的天花板,数着床架上的螺丝孔度日。


    和都的精神一直很萎靡,靠着礼纹警部这边拜托的心理医生做了一周多的辅导才慢慢恢复一些,不过这一周以来一直失眠,这下被夏洛克一吓,完全放松下来时才觉得浑身无力,摸了摸夏洛克瘦了一圈的身体,有些无力地重新扑在了夏洛克的怀里。


    夏洛克腾出一只手拉住行李箱,有些嫌弃地揉揉和都的头:“别在我的衬衫上蹭了,全是鼻涕,回去给我洗了。”说完一把握住和都放在自己腰间的手,往波多野夫人家走去。


 


02


    行李箱划在地面上的声音有些聒噪,不过也很好地缓解了两人此时无言的尴尬。和都只感觉一周以来的疲倦在此时像潮水一样袭来,除了一只手机械地被夏洛克拉着,另一只手夹着夏洛克以前的那件大衣,双脚跟着夏洛克迈步以外,已经完全不知道该和夏洛克说些什么了。夏洛克像是在想什么一般,微微蹙眉,也没有开口讲话。


    过了一会儿,在上坡路时,夏洛克终于憋不住了:“喂,你行李箱里装了什么?重死我了。”


    “你的衣服,我的衣服,你的化妆品,你的……”和都懵懵地列举几项后才反应过来,感觉好像无意中说漏了什么,脸“腾——”地一下红透了,“我只是……只是想保留一点回忆……”


    夏洛克蓦地松开和都的手,在自己随身的挎包里摸了摸,拿出了一支口红:“和你住一起的时候我一直用的这支。”说完,把这支口红塞到和都的手中,又抓着和都的手腕继续往前走了。


    “这是送给我了吗?”和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拉着走了,手腕上传来的力度有些重,却又很真实。


    “我用腻了,丢给你而已。”


    “是吗?”和都歪头,快走两步与夏洛克平齐,想要从夏洛克的脸上看出些什么,夏洛克瞥见了和都的小动作,有些慌乱地别开了头。


    和都像是取得了胜利一般好心情地拍开夏洛克的手,自然地挽住了她的胳膊。


    “啊……”和都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顿住脚步,夏洛克被扯得后退一步。


    “你是怎么做到受点轻伤的?你不是摔下了……”和都突然想起当时的场景,熟悉的慌乱感和无助感一下涌上来,和都没有说出她所知道的后半句“摔下了高楼,报道也写的两人死亡”,因为这样的话说一次也会让自己难受一次。


    夏洛克转身,面对着和都:“我跳下楼,是因为不愿意逼迫你做那种无聊的选择,然后搞得人格分裂。”和都其实已经记不清那天的场景了,夏洛克究竟说了什么,入川对自己说了什么,通通化成了一片模糊,只记得夏洛克一跃而下时坦然利落的样子。


    “我不想要一个不正常的和都。”


    “柴田警官在大楼上安装了临时的吊篮,所以那时候我和入川摔进了吊篮里,再然后我们被送进了救护车。”


    “这就是真实的情况。”


    夏洛克深吸一口气:“记得我在最后说过什么吗?”


    和都还沉浸在夏洛克刚才的话里,情绪从难过转到震惊再到疑惑:“我不记得了……”


    “算了,你真是个笨蛋。”夏洛克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气哼哼地转过身,拉着箱子就往前走。


    “等一下!”和都慌忙上前,拉住夏洛克的风衣袖。


    “哈?”


    “我们是朋友吗?”和都像是想起了些零碎的东西,语速急促,像是要确认什么。


    夏洛克没有回头,但也没有挣开和都拽着自己袖子的手:“是哦。”


    正想开口说“我也觉得不是”的和都把这句话硬生生噎了回去,眼睛滴溜了几圈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突如其来的肯定句。夏洛克转头看了看和都的反应就知道她并没有想起那天的事,不过这也许也不是坏事……


    “那作为朋友,我要行使朋友的权利。”


    夏洛克挑眉,等待着和都接下来的行动。和都暗暗点了点头,下定决心,向前迈了一大步。


    夏洛克只觉得背后被抵住,两只手从自己腰侧伸了过来,一只手上还挂着自己那件带血的衣服。

    “我要求你以后不可以这样丢下我,”和都的额头贴在夏洛克的背上,像是戳印章似的用额头使劲磕了两下,“生效。” 


拒撩記

sunshine1598:

大門未知子:剛剛在病房被病人撩了




江曉婷:蛤~竟然有病人這麼白目敢撩大門醫生




城之內博美(笑):他怎麼了妳




大門未知子: 「醫生~我要預約,預約妳的未來」




城之內博美和江曉婷:哈哈哈哈哈哈~大門醫生你回他什麼




大門未知子: 我跟他說....你是想預約我的第一次失敗吧





江曉婷:哈哈哈哈哈哈~然後呢?




大門未知子:還要什麼然後,他嚇的臉都白了




城之內博美:我剛剛跟病人說明麻醉事項、簽同意書時也被撩




大門未知子:這病人也想預約我的失敗嗎




城之內博美:可惜~他不是你的病人




江曉婷:好啦你們不要打情貌俏,他怎樣撩你




城之內博美:「病人:醫生我想跟你談一件事,我想跟你談戀愛」




大門未知子:呿~~~




江曉婷:哈哈哈~你怎麼回




城之內博美:我就跟他說吵死了,你是想明天麻醉後就再也醒不來嗎








大門未知子:嗯~不錯,讓他長睡不起




江曉婷:我今天也被倆個人撩了,一個是中二總經理,一個是雜誌社的白目小弟




城之內博美:總經理有比較高級的撩法嗎




江曉婷:都說是中二哪會比較高級「中二:江小姐你跑得很快嗎,我追的到你嗎」




大門未知子:切~~~院長夫人你回什麼




江曉婷:「也許可以,但我先告訴你,我的第一個男友後來斷手了,第二任是瞎了,第三任腿瘸了,你確定要做第四任嗎」








城之內博美:那....另一個呢?




江曉婷:白目小弟啊「曉婷姐聽說你會彈大提琴,難怪妳一直撥動我的心弦」




大門未知子(笑):噗!結果呢?




江曉婷:一直被亂七八糟的人撩氣死我了,我就活動了一下手腳,告訴他我很久沒有活動筋骨,很久沒有推車運動了,要試試嗎





大門未知子和城之內博美:。。。。。院長夫人好可怕




三人開心的亂聊,突然看到方思搖慌長的走進辦公室




江曉婷:瑤~你怎麼了




方思瑤:沒什麼啦,就...遇到幾個以前認識的人發生了一點事




城之內博美:院長你是被撩了吧




方思瑤:你怎麼知道




江曉婷:因為我們都被撩了




方思瑤:蛤~~~




城之內博美:院長到底誰撩你,怎麼個撩法




方思瑤:就以前的心理課同學「我發現有人暗戀你」我:誰? 「我啊」




大門未知子:嘖~~~院長你上課都不好好上




方思瑤:我哪有。。。。。




城之內博美(興奮):好啦,院長你怎麼回




方思瑤:我就跟他說西類啊




大門未知子:爛透了,肯定沒有用




城之內博美:。。。。。那另外一個呢




方思瑤:另外一個就以前的病人




江曉婷:他說了什麼




方思瑤:就....他說要告我醫療疏失




城之內博美:蛤!?




方思瑤:他說雖然我把他身體上的病治好了,但心理上他病了,他愛我愛的病入膏肓




江曉婷:方。思。瑤那你怎麼回他的




方思瑤:我。。。我就說我瞎了,問他是哪位就趕快跑了




大門未知子:哈哈哈~~~裝瞎




城之內博美:哈哈哈~~~落跑,院長你好遜




方思瑤:。。。。。




江曉婷瞪著方思瑤:方。思。瑤以後告訴撩你的人「我老婆專長推車下涯,想試試嗎」





大門未知子/城之內博美/方思瑤:。。。。。。


===========================================






















米酱

阿Wing小笃定:

Dear Yone,
how nice to meet you!
Happy Birthday!

​【夏橘】Forever (part3 Futaba)

洛溱zhēn:

1、Forever系列最后一篇,真的是大家都好的结局,三部分一共一万多字,可以说是我写的最长的一篇了。


2、我一直觉得夏洛克虽然常常好像不通人情,但是其实是个情话小天后也不一定,毕竟莱辛巴赫大楼上说出了让人不可能不心动的话。有可能ooc了也不好说。


3、不看前两篇可能真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所以


导航  【夏橘】Forever  (part1 Sara Shelly Futaba)


         【夏橘】Forever  (part2  Wato Futaba)


4、以后没准儿有没有番外


 


 


 【夏橘】Forever (part3 Futaba)


 


“她疯了。”波多野夫人的神情一点也不像开玩笑。


 


“什么意思?”和都把阿澄又抱的紧了点来控制自己因为担心夏洛克而忍不住的手抖。


 


“她在吸毒,剂量很大,她要疯了,我实在管不了她。”


 


吸毒?和都有点惊讶,那个夏洛克居然吸毒。为什么?因为隆一的死还是因为什么?


 


“和都,我知道隆一先生的死给你打击很大,但是你不想再失去夏洛克了吧?”


 


和都最终还是坐上回221B的出租车,在波多野夫人的请求下。


 


夏洛克到底是怎么了?和都在大脑中想了很多种可能性,没有一种是好的,她越来越不安起来。


 


让和都从不安中解放出来的是车上的音乐,可当那低沉的男声唱出“大好きだから ずっと(只因我一直深爱着你)”{注1}的时候,和都的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


 


是啊,我其实一直深爱着你。从一开始,从看到你的一瞬间也许就爱上你了。可我却……不自知,自知了却也说不出。


 


“妈妈?”阿澄伸着小手给和都擦眼泪,“夏洛克怎么了吗?”


 


“波多野奶奶说她病了,妈妈去看看。”和都赶快胡乱地擦干眼泪。


 


“爸爸说妈妈最喜欢夏洛克了,说要我保护好妈妈和夏洛克。”


 


“爸爸什么时候说的?”和都怎么不记得隆一还说过这种话。


 


阿澄从小口袋里拿出一个iPod shuffle递给和都,和都戴上耳机,隆一那清澈的声音又传了出来:“爸爸有很重要的工作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所以很长时间不能和妈妈还有夏洛克在一起,你虽然还小但一定要保护好妈妈和妈妈最喜欢的夏洛克……顺便帮我告诉你妈妈,我爱她,forever。”


 


“妈妈怎么又哭了?”阿澄趴在和都怀里,“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没有,阿澄很乖。”和都揉着女儿的头发,“这个是谁给你的?”


 


“不知道,阿姨也不知道,说是前些日子在信箱里看到的。”


 


是她吧,一定是夏洛克放的。原来隆一早就录下了这种东西。原来他早就设想过这种情况的出现,甚至还提前和夏洛克讨论过。


 


为什么隆一对自己这么好,好到自己不知道怎么做才配得上才补得了。


 


和都时隔一个月再次踏入了波多野家,站在221B一楼的门口,和都听到里面好像有说话的声音,敲敲门却并没有得到回应。


 


推开门的一瞬间就让和都觉得心口猛的被扎了一刀。


 


夏洛克坐在那个她专属的座位上,脸色苍白,短发显得有些凌乱,那双原本闪亮的双眸此时毫无神采,半睁着,同时还语速极快地说着什么,看上去就像是在和别人对话。


 


“我没事,我只是跟不上我的大脑。”她站起身往沙发上走过去,然后躺下。“你走吧,你的案子我解决了。”


 


“走啊!”隔了一会儿夏洛克提高的音量又说了一句。但是整个屋子里除了站在门口尚未进门的和都之外,再也没有别人了。


 


“我不是因为内疚!我也不想她!你可以闭嘴了!”夏洛克从沙发上坐起身子,然后大喊着,仔细看的话能看见她额角的青筋都暴了起来。


 


夏洛克……那个笑起来能让自己心都融化了的夏洛克,变成眼前这个样子,只用了一个月就快要变成了和都不认识的样子。


 


“夏洛克。”和都试图唤醒她,“夏洛克?”,但她的语言完全起不到作用,和都在她眼前挥挥手,可夏洛克眼神空洞地不知道看着什么地方。


 


和都拉起夏洛克左臂的衣袖,夏洛克白皙的小臂上分布着的是针孔,是她注射毒品的痕迹。这个数量,夏洛克现在的状态非常不妙,应该赶快通知健人先生,她需要输液。


 


“不要,不要再哭了!”夏洛克忽然又大声地喊了一句,整个人瑟缩起来,抱着头蜷在沙发角落。


 


和都赶快把她搂在怀里:“夏洛克!”,和都的手揽在夏洛克的背上,透过她越发瘦削的身体能感受到她剧烈跳动的心脏。她到底看到了什么才让她激动到这种程度?


 


“不要再哭了……”夏洛克颤抖着一遍遍地重复着这句话,和都虽然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说什么她很有可能连听都听不到,但和都还是一面轻抚她的短发一面和她说“不会再哭了,只要你好好的就不再哭了。”


 


此时的夏洛克好像脆弱得一捏就碎,和都连抱她都不敢太用力,只能小心地轻抚着。在和都的安抚下夏洛克终于安静下来,闭上眼渐渐沉睡下去。


 


夏洛克做了一个梦,或者说不是梦,是记忆的一次回放。


 


那是和都怀孕期间,隆一和她一起破的一个案子,那个家庭里的丈夫被害遇难,只留下妻子和那个尚在襁褓之中的孩子。


 


隆一和她一起在甜品店吃甜品的时候,忽然说:“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的话,和都和孩子怎么办呢?”


 


夏洛克握着勺子的手还悬在半空,眼半眯着看了一眼隆一,没回答隆一而是依旧舀着碗里的芋圆。


 


“如果有一天你不在了的话,和都怎么办呢?”隆一见她没回答又抛出一个问题。


 


夏洛克在听到这个问题的一瞬间眼前又浮现出在河边抱着自己大衣的和都。自己死了会怎么样呢?不过现在和都已经有了隆一了。人死确实是必然会带来悲伤,但是完整的家庭会安抚和都的心吧。


 


“死亡是一件正常的事情,每个人最后都会走向死亡,不过是每个人都要走的一个程序罢了。”夏洛克把碗里和都最喜欢的栗子放在嘴里,一口咬下去,甘甜的味道一下子充斥口腔。夏洛克满意地舔了一下唇。但和从和都碗里抢来的栗子相比总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我觉得你和和都……”隆一话说到一半忽然停顿了一下,像是在仔细斟酌该怎么表述,“你和和都之间的,怎么说呢,应该说是羁绊吧,你们自己好像都不太明白你们之间的这种强烈的关系。”


 


夏洛克放下手里的勺子,偏过头看着他:“你想说什么?”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因为意外或者是疾病提前离开了,到那时我希望你能明白你和和都关系,然后救救她。”


 


我和她的关系?救救她?夏洛克有点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但是我又自私地希望你能在我死后再明白我的意思。”


 


这次奇怪的对话因为礼纹警部的电话戛然而止,但这件事却让夏洛克想了很多。自己和与和都的关系?救救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夏洛克把自己做好的精油交给隆一的时候,隆一从怀里拿出两个信封。“如果有一天我死了,这个信封给孩子,另外一个信封到时候你打开看。”


 


“为什么会有一个给我看的信封?还有上次我就告诉你了,死亡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人类最终都会走向死亡。”夏洛克完全没有要收下的意思,转身又坐在自己的沙发上。


 


“你想知道的答案,在那个信封里。”隆一把信封放在她面前,然后带上精油离开了221B。


 


夏洛克拿起那个给她的信封,摸起来除了信纸还有一个四方的东西,有按键,是iPod shuffle,应该会是录音。还有一个什么东西,玻璃瓶?


 


夏洛克最终并没有打开那个信封,而是把它连同那个给和都孩子的信封一起收在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可以的话,夏洛克希望永远都不到打开这两个信封的时候。


 


没想到的是,这么快,没有几年的光阴,夏洛克就跌跌撞撞地进了房间,然后从书架最里面,拿出了那两个信封。


 


那个写着to Sherlock的信封被保存的很好,隆一说的话仿佛还响在耳边。


 


夏洛克颤抖着展开信纸,纸上只写了短短的一句话——是爱。


 


夏洛克一点也不惊讶这个答案,而是觉得有什么一直哽在心头的东西终于表达出来了,隆一替自己表达出来了。


 


“你和她不过是一直都在自己骗自己罢了。”


 


夏洛克又想起来她每次在打发走追求和都的渣男的时候总会在心里说一句太好了,但是认识隆一之后,她对和都嘴上说了一句太好了,心里却觉得好不起来。


 


那时候她在那本福尔摩斯上写的那句‘华生会结婚。’,她明明不想这样,不想和都结婚,不想和都离开221B,可她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是啊,隆一说的没错,不过是自己骗自己罢了。


 


“和都也一直都深爱着你,你们一样,明明相爱又说不出来。你们真是太过分了,既然我都死了,我就要好好说说你们。爱,有那么难说出口吗?你们让夹在中间的我怎么办?”隆一的声音好像带着些轻快,但夏洛克听起来却一点也不觉得轻松。


 


“救救她吧。你知道的,她沉浸在悲伤中会是什么样子,你让她知道至少还有你需要她,至少你和她还有孩子,你们一起也是一个双叶家。”


 


信封里还有一个玻璃棕瓶。录音里并没有提到这瓶东西,但是上面明确的贴着标签——可卡因。


 


“可卡因。”夏洛克笑着拿起那瓶可卡因,她一瞬间就明白了隆一的意思,“这可比跳楼痛苦得多。”不过夏洛克却依然准备好充足的稀释用的蒸馏水和足够的新的一次性注射器。


 


夏洛克在大脑中计算着未来的种种可能,最终在日历的某一个日期上画了一个圈,然后设定好快递的时间,关掉那个订购Cast Puzzle{注2}的网页,又给哥哥发了一条短信。“可卡因是什么感觉呢?”夏洛克看着灯光下注射器里的透明液体,“如梦如幻吧。” ,她说着把可卡因溶液注射进自己的静脉。然后久违地套上那件黑色的西服,走向了去往参加隆一葬礼的路。


 


夏洛克醒来时眼前是二楼卧室的天花板,和坐在床边正看着自己的和都。和都的手里正拿着自己订购的那些Cast Puzzle中的一个。


 


和都看着她那双紧闭的眸子终于睁开了,虽然面容依旧憔悴,但眼睛里还有着那夺目的光。她觉得只要自己在就一定能在她发生戒断症状{注3}的时候阻止她,就一定会好起来的,她要留下来。


 


“阿澄喜欢吗?我送的礼物。”夏洛克笑着说道。


 


“为什么你会知道阿澄今天会来?还在快递收件人那里写了双叶澄?为什么你哥哥在今天忽然送来这些你正好需要的医疗仪器和药品?还有为什么你日历的这天用红笔圈了一个圈?”和都的问题像连珠炮一样,“我这个人就那么好推测出来吗?”


 


“不,不是,只是我聪明罢了。”夏洛克弯着眼睛又像以前一样露出了自信或者说是自傲的笑。


 


这个笑有多久没看到了?和都只觉得眼睛又湿润了,她扑上去把夏洛克抱在怀里,这一个月,她不知道多少次想要扑在她怀里,终于,终于顺从自己的心了,夏洛克没说话只是轻轻地回抱住她。


 


“你这个女人怎么总拿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什么东西都敢往身体里注射呢!”和都在她耳边大声说着。夏洛克难得的没因为超过五十分贝而不高兴,轻声说:“注射一个月可卡因,能把你留在东京,留在221B了吧。”


 


“为什么你怎么什么都知道,连我想离开东京都知道。”和都从她身上起来,抹了抹眼泪,“但我接下来要说一件你肯定不知道的事。”


 


夏洛克微微挑眉看着她。


 


“我其实出轨了,我对隆一精神出轨了。”和都一边说一边看着夏洛克,看她睁大的双眼和捂着嘴的手。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和那个人只是偶尔在夜里发发消息,甚至那个人还时常不回我,我给她打电话她还常常数落我一番,但我确实爱上她了,总是想着她。”和都说出来的时候比她自己想象的平静。


 


夏洛克虽然捂着嘴,但看眼睛就能知道,她在笑。


 


“有什么好笑的啊。”


 


“没什么没什么,你继续,所以,那个人是谁。”


 


和都看着她那双在笑的眼睛就知道夏洛克是在明知故问了,但还是实在地回答了:“Sara Shelly Futaba,或者说是……夏洛克。”


 


夏洛克放下捂着嘴的手,露出她藏着的笑颜:“很荣幸成为你出轨对象,我终于可以说回我多年前的台词了,我们不是朋友。是恋人。”


 


夏洛克坐起来:“双叶和都小姐,你是不是应该现在回你家收拾收拾搬回221B了,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一个双叶家了。”


 


“Forever?”和都握着她的手,像是还在担心什么。


 


“Forever.”夏洛克朝她坚定地点了一下头,“Love forever.”


 


End


 


注:1、《Stay Gold》大橋トリオ版本


       2、益智玩具


       3、戒断反应:长期用药后,突然停药产生的适应性反跳,一般表现为与所用药物作用相反的症状。(其实就是还想再用药)


 


喜欢本篇的话求一波小红心!


评论评论感受啊,是不是ooc啊,剧情的问题啊,什么都行,


视情况决定是否有番外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