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e•Amina

【城门】放任她们的故事继续

阿Wing小笃定:

ただのパートナーですか?


 


这是大门未知子离开的第333天


如果从飞往古巴的航班时间来算的话。


说是离开,确切的计数却恍惚了。什么时候就可以算是离开了呢


一起亲昵的挽着手臂给小舞买衣服,回头她却倒地的那刻?


发现亲近如PARTNER却仍对她一无所知


做完会长手术倒地,旁人自然的让开,自己狂奔过去那一刻?


发现生死别离从未远离,怀中的心跳如此脆弱。


还是,做完手术尚未康复的她,一脸别扭的邀请自己去古巴,而手中的飞机票却只有未知子和晶叔两个人的份的时候? 


发现彼此亦熟知,成年人的好聚好散。


 


或许更早吧,当自己回头看着那个高挑女人——抢了院长手术、踩着高跟妖娆离去,而自己唇边莫名其妙多了一抹邪笑的时候,开始的时候,就看穿自由医生如大门未知子,留下的,除了模糊珍贵的温暖之外,是潇洒的背影,是美好中带着不可避免也无可抱怨的,那浑然天成的决绝。


其实虽然相识六年,期间并肩上场一同出征,信任与默契天衣无缝,但彼此小心翼翼或说是故意为之划下的界限,并不是酒酣耳热坦诚相见之后可以轻而易举抹掉的。第二天晨光微熹,怀抱中的热量也是会散去的。只是香味已经彼此渗透罢了。


是爱人吗 是朋友吗 是家人吗 还是 只是手术台上的拍档?


都是,也都不太是。


可以轻易相拥的日子里是不会多花功夫考虑忙碌手术与麻将之外的抽象问题的,步调一致,衔接自然,心意相通,没必要纠结上述几个名词。回想起来,城之内不得不说自己怕是被大门的粗神经同化了不少。


而现在,天各一方之后,曾经点点滴滴,或甜蜜或轻松或幼稚或苦恼,反而清晰了不少,想必当时的自己是太沉溺,太知足了又太贪心了吧。心底微微叹息,城之内在大门的航班离开之后,默默地收起医介所的钥匙,也收起了心中不该有的执念。


 


日子过得有条不紊是城之内的长项,清茶的早晨咖啡的夜晚,食堂的套餐交替着果蔬的便当,仿佛那个喜欢偷吃自己碗里天妇罗、总是叫嚣着要吃烤肉的人并未出现。


肉,还是一口一口吃的,补充的仍然是蛋白质和必要的脂肪。


如果没有浓郁到呼喊幸福的香味,也就没有心心念念的渴望。从这个角度讲,城之内应该算是更加自由解脱了吧。


果然啊,人不能多贪一点点多余的心。


那如果,确实脑袋空空的多出了那么一点点呢?


就会莫名其妙在风平浪静的日常里突然感到心潮澎湃,如胸口绞痛被人用木塞堵住出口一般,喘气极具起伏仿佛能听见有重拳打在棉花上,而所有的一切,不是因为和那个天才医生重逢了,只是偶然借由走到外科室绕过那人曾经坐过的位置时,听见加地秀树医生提起那个在古巴又同样掀起巨浪的天才医生的近况。


近况也是那些熟记于心的套路,什么又将教授踢下手术台了,又抢了什么高难度手术了,又换了一家医院继续“祸害”组织了,甚至,又有年轻朝气的医生甚至护士成为大门的大粉丝和新跟班……


那人过得一如既往风生水起吧。


就像时常收到的匿名明信片,从全世界各地寄来的风光水色,却吝啬的没有一句问候或者自白,连个签名都没有,真是自由的味道。,



【城门】只愿当年回忆不褪色

霜米里:

“城之内医生,辛苦您了。”
   
 
手术结束后,后辈们一如既往地在手术结束后向城之内博美九十度鞠躬道谢,眼神当中闪烁着无限的崇拜与尊敬,若没有城之内博美,他们无法在面对一次又一次艰难的手术中迎刃而解,这一切,都多亏有了城之内博美的指点。
 
 
城之内博美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便离开了手术室,一如既往般地,与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疏远,也不热络。
 
 
“麻烦你,十颗糖浆。”
 
 
她走到医院附设的餐厅,向老板要了糖浆和玻璃杯,接着端着盘子走到天台。
 
 
撕开糖浆的封膜,一颗颗的倒进玻璃杯里,不一会儿,杯子装满了那人最爱的喝透明液体。
 
 
她抿了一口,甜腻的味道直接扩散在嘴里,城之内博美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无论过了多久,还是习惯不了这种甜……”她有意无意地晃动着杯子里的糖浆。
   
 
还有你的离开。
  
 
“啊,城之内医生,原来您在天台呀!”这时一名医生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便当,大概是她也想在天台用餐,只是没有料到城之内博美会在天台。
  
  
城之内博美只是淡然地“嗯”了一声,这才注意到对方是刚才手术当中的主刀医生,是年轻后辈当中,最有潜力的人,至少城之内博美是这么觉得的。
 
 
“我来这会不会打扰到您用餐?”
 
 
“没事。”
 
 
沉默了一会,那名医生才说:“城之内医生,您觉得我有在进步吗?”
 
 
“为什么这样问?”
 
 
“我总感觉无论再怎么努力,都达不到像城之内医生您这么厉害的境界……”
 
 
“你过奖了,我不过是一名普通的麻醉医生。”城之内博美淡然的说完,仰头便是一大口糖浆,甜腻的味道充斥在整个口腔里实在有点难受,不过总比心里的难受来得舒坦些。
 
 
真不晓得那人为什么可以喜欢在手术结束后面不改色的喝下这杯糖浆……
 
 
“要是没有城之内医生您,恐怕我无法每次都顺利结束手术。”那名后辈医生继续喃喃自语着,也没有要理会城之内博美是否要听她说话。
 
 
叨叨絮絮说了一大串,城之内博美一字也没听进去,就在对方说了最后那句“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和您一样厉害,这样……您就会愿意担任我的搭档对吧?”时,她终于起了点反应。
 
  
“不好意思。”城之内博美莞薾一笑说:“这辈子,除了doctor X以外,我是无法担任他人的搭档。”
 
 
不是“不可能”,而是“无法”。
 
 
只有那人的指定,城之内博美才会愿意点头。
 
  
看着眼前这名技术日渐长进的医生,其实城之内博美心里多少有点慌,她怕的不是对方取代自己,而是怕对方会取代那人曾经留下的存在,她怕那人留在这间医院的传说,被他人给抹煞掉。
 
 
所以,这么多年以来,城之内博美唯一做的就是与其他医生保持疏远的距离,不做任何人的搭档。纵使他人遗忘,也唯独她一人心里有那人就好。
 
 
“Doctor X……您是说大……”
 
  
“只要你清楚我指的是什么就好。”就连名字,她也不想别人提起。
 
 
大门未知子。
 
 
糖浆喝完了,她给了那名医生一个微笑说:“即使Doctor X已经消失在日本,但是这里……”她指着自己的心脏处接着说:“还留着她的位置。”
 
 
唯独大门未知子,才有本事占据自己心里的最深处。
  
 
“将来你也会遇到专属你的搭档。”离开天台前,她是这么祝福那名医生的。
  
 
待城之内博美下班后,一抹熟悉的高挑身影站在医院门口前,她上前走去,那人将她整个人搂进自己怀里。
 
 
“怎么回来了?”
 
 
“呐,博美酱我肚子饿了,可是没有钱……”没搭理城之内博美的疑问,那人便迳自打断她的话。
 
 
“走吧,带妳去吃好吃的烧肉。”
 
 
“欸?真的吗?!”
   
 
“嗯。”
 
 
“太棒了!”
 
 
那人松开城之内博美的怀抱,改由十指交扣,城之内博美微凉的手被那人温暖的包覆着放进对方的口袋里,她忍不住轻笑。
 
 
“这次要留在日本多久?”
  
 
“三个月。”
 
 
“那下一次呢?”
 
 
“不晓得耶!要是那个泰国富豪一直对我死缠烂打,可能我就不决定过去了,以后每三个月我就会回来找妳。”
  
 
“那未知子想去哪里?”
 
 
大门未知子耸了耸肩,一副吊儿郎当的说:“只要是你在的地方,我都会去……”
 
 
“一辈子吗?”
 
 
“嗯,一辈子。”大门未知子如捣蒜般的频频点头着。
  
 
“为什么?”
 
 
“因为除了工作之外,我要的愿望也只有在你身边。”
 
 
于是每一年,她都会回到城之内博美身边半年,大门未知子将她的这一辈子,一半留给了自己的理想和工作,一半全给了城之内博美一人。
 
 
“今天遇到后辈,我都担心着你的地位被他们夺去了呢。”城之内博美半开玩笑的说。
 
 
长期在医院里疏冷的表情,这时终于有了温柔宠溺的笑颜。
 
 
“什么地位?”大门未知子疑惑的说。
 
 
“没什么。”城之内博美摇摇头。
 
 
两人聊着聊着,也不知不觉走到了那间烧肉店,看着大门未知子吃得心满意足,城之内博美也觉得很开心。
 
 
敛去医院那些权利斗争,城之内博美更加享受现在这样的氛围,只要有大门未知子,其他的她也无所谓了。
 

想起了当年,大门未知子的那句“麻醉医生我要指定城之内医生”注定绑死她们的一生。
 
 
还真是……万分庆幸。

【城门】不问归期 Ⅲ

桑寄___:



- couple :大门未知子×城之内博美




- ooc预警  be  不定期更新  欢迎捉虫




03




   一辆白色小轿车驶过安静的街道,透过车窗玻璃和楼房之间的间隙可以看见路那边一排排高大的银杏树,金黄的树叶沙沙作响,美丽得不像是会存在于地球上的生物;不远处肥沃的土地还栽种着未成熟的蔬菜,如果仔细看还能看见藏匿于绿叶之间的水管,水一滴滴的滴着,滋润着稚嫩的蔬叶。




  一切都在生长,如此生机勃勃。




   大门未知子撑着下巴的手放在车窗边上,突然车轮碾过一些散碎的小石子,整个车身都开始颤抖,抖得大门的手臂都撑不住了。




  “加地你就不能开稳点吗?”大门质问道。




  加地秀树在心里默默翻个白眼,“你行你上。”




   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原守见着这俩天生的冤家又要掐起来了,开始苦口婆心的对加地进行劝解,加地听着原守念经似的洗脑劝说,从后视镜里送了大门一个大白眼,大门碍于城之内要杀人般眼神,只能在心里默默回一个同样的白眼。




   汽车又行驶了五分钟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这是一家口碑极好的房屋介绍所,而且这家的老板还是城之内以前的医科大学同学,并且那人曾经无比痴迷城之内,在表白被拒后还坚决地说要开一家房屋介绍所,为大学毕业后没有工作经验的城之内住上最好最安全最便捷的房子,最后当然不了了之了。




   城之内打开车门,走到房屋介绍所门前时手机正好响起,她一边回答一边招呼停好车的众人过去。




   大门嘟着嘴,看着眼前这栋有些年头却依旧干净整洁的建筑瘪嘴。她很早就知道这个房屋介绍所的存在了,本来她以为过了几十年了对方早就不喜欢城之内了,但防不胜防啊,他竟然趁这个时间钻空子,这不是挖她墙角吗?!




   所以昨天晚上大门理所当然的生城之内的闷气,可是城之内只是好脾气哄着她,说道:“大门医生还记得自己曾经说过什么吗?”她看着大门一脸茫然的表情,无奈道:“你说你要和喜欢的人一起去海边住一次海景房,体验罗曼蒂克啊。”




  “啊?啊——!!!”




  “所以我们必须得去找啊,对吧我的大门医生。”




   大门豁然开朗般点点头,然后笑成了傻子,“看来城之内医生很在意我嘛,连我随口一提的事情都记得那么清楚,看不出来啊,城之内医生~”




  城之内突然有些后悔这个决定。




“你觉得怎么样?”水树裕太,也就是这所房屋介绍所的老板,他问向已经翻看房屋资料半小时的城之内对这最后一栋房子的看法。




   城之内目不转睛的盯着资料所出示的照片,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反正她完全不在乎钱的多少她只在乎大门未知子是否喜欢这栋房子,可是一叠资料翻下来,她就没发现大门的表情有什么变化,连嘴角僵硬的笑容的丝毫没变。她无奈的扶额,努力厚着脸皮问水树裕太还有没有资料。




   水树裕太想了想,说:“有是有,但是非常贵,不然就是闹鬼的房子,你们看……”




   城之内无所谓地耸耸肩,“这些年做麻醉医积攒了不少积蓄,就趁着个机会放放血吧。”




   又是半小时过去了,水树裕太新拿的一叠资料城之内又看完了,期间她看见一份很不错的,那栋房子紧邻大海,装修色调主要是白色和蓝色,那是非常大海的颜色,不管是外装还是内装都很简洁却又不失格调,而且那栋房子有一面落地窗朝向大海,城之内几乎可以想象到那湿湿的海风吹着白色薄纱窗帘像精灵一样飘荡在空中,而她们一边听着温柔的海浪拍打在沙滩上的声音一边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可以是看书、听音乐、烘烤甜品或是聊聊以前的事情,总之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是她从前根本不会去想的事,或许大门的病带来的唯一的好处就是她们终于有时间卸下沉重的包袱和压力,好好感受时光静下来的美好。




   可为什么人总得要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呢……




   城之内察觉到泪腺又要开始分泌眼泪,赶紧整理好自己的心态,定下了这栋房子。




   当看着后视镜里逐渐缩小的水树裕太的身影,大门才从自己的世界里走出来,她刚才看见那栋房子的第一眼就已经默默地认定了它,她也知道城之内会做出怎样的决定,但出乎她意料的是城之内好像要哭了,她一瞬间忘记了城之内为什么要哭,只能手足无措地像个孩子,等她慢慢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城之内早已谈好了价钱和时间,仿佛是在等她回神似得慢慢品尝着沁人心脾的茉莉花茶,那花香被玻璃门锁在了室内,门外是骄阳烈日,门内是茶香满室。




 

   她习惯性地望向坐在车右边的城之内,才发现城之内也在看着她,四目相对时两人都怪异地咳嗽了一声然后僵硬地转移了视线假装自己在看风景。




   大门把自己冰冷的手贴在脸上,手背传来的冰凉感让脸红的感觉更加明显,大门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她的大脑告诉她要冷静下来却发现她根本做不到,毕竟这让她如何冷静,城之内眼底那一份如水的温柔毫不保留的流露出来,像是涓涓细流泛过她干涸的心田,像是点点细雨洒落在她死寂的心扉。




   她呆呆地愣一会儿神,却被一阵想要把她撕碎的疼痛唤醒。




   她突然忘了,她快要死了,之后,她再也没有资格霸占城之内了。



【翻译】Professional Boundaries (Chapter 12)

stumpfe Axt:

【翻译】Professional Boundaries (Chapter 12)


电梯间更新中: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原文: Professional Boundaries


作者:  yotoob


翻译: stumpfe Axt


授权:戳我


配对: Eve Polastri/Villanelle








Chapter 12: Bad Influence




这个叫做Padstow的小镇非常不错。




但是非常拥挤。




另外,这儿……到处都是狗,人,小孩,还有噪音。以及色彩明亮的塑料铲子。




一个穿着红色裤子的男人在她面前径直走过,让Oksana猛然停下了脚步,他完全没有个人空间的概念,或基本的礼貌,或任何不会让他在见鬼的人行道上被杀的自知之明。




Oksana意识到她在自己内心独白里骂的脏话比以前多了。




“Oh Eve”她低声说,“你真是个不良影响。”




如果Padstow荒无人烟的话,或许她会更喜欢这里一些。




她挥手吓走了一只正准备偷一个小孩冰激凌的海鸥。那个孩子抬头盯着她,而Oksana耸了耸肩。




“他圌妈圌的警醒一点,okay?”




孩子的父母把小孩往远离她的方向拉了过去,并瞪了她一眼。Oksana往他们离开的方向走了几步。




“怎么,你更乐意我穿着红裤子或橡皮靴吗?”




四周的人在低声谈论她。




Okay,她不想在Padstow呆下去了。




Oksana非常小心,非常有条不紊地没有杀任何人,然后返回脚踏渡轮,准备回Rock。




***




她回去的时候,又一次去了海滩坐在长凳上,但这次她没有带书,因为她一旦发现某些东西不管用,就再也不会尝试了。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叹息了一声。




她曾经对Anna有相似的感觉。而她痛恨那时的每一分每一秒。




Oksana……正在对Eve示好,是因为利用Eve巨大的好奇心是让她最快束手就擒的方式,哪怕知道她在送死也会来。




又或者,Oksana对Eve示好只是因为她喜欢Eve。




Oksana没法区分两者,感到沮丧极了。




她的个人生活现在完全和工作一致了。她之前想要杀掉Eve,而现在,她的工作(让她回到过去完美声生活的直通车)也需要她杀了Eve。这太完美了。




除了一点,那就是这些都不是真的。因为她再也不确定她是否想杀Eve了。主要原因是,如果她那么干了,她就再也没法和Eve玩她有趣的游戏了。




Oksana甚至不确定她是不是还想捅Eve一刀了。她只想……oh。




她攥紧了拳头,然后用力砸了自己大圌腿一拳。




她想要毁掉Eve的生活。但……客观的说,她大概已经做到了。




另外,Oksana现在想要继续毁掉Eve的生活,同时还想让Eve对此感到高兴。




她叹了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她记起手指穿过Eve发丝的感觉,还有Eve说出baby这个词时的尾音。




她不想停下。她想要永远把这一点微不足道的平静保持下去。她想不停地惹Eve生气。她想在半夜把Eve从睡梦中叫醒。她想象着Eve尝起来是什么味道,她想知道Eve尝起来是什么味道。




Oksana不情愿地承认,或许她现在喜欢Eve的程度已经超过了实用或理智允许的范畴。尽管她腹部的伤口才愈合,尽管Eve毁了她的生活。或许她喜欢Eve,正是因为这个。




一个蜜蜂从Oksana的面前嗡嗡飞过。她想象着Eve用超级缓慢的反射弧试图揍一只蜜蜂的场景,然后微笑了起来。




好吧。她不想杀Eve。但或许她会不得不那么做。当然,她会感到遗憾,但Oksana明智地意识到,这可能是十二使徒给她的最后一次机会了,不管那十二个人到底都是谁。所以她必须杀了Eve,因为她喜欢之前巴黎的生活。




因为她喜欢活着。




Oksana叹了口气,然后把下巴搁在手上,空洞地望着眼前的风景。然后她大声地对自己说了句,“Fuсk,shit,Fuсk”,让身边的退休老人吃了一惊。




她目前无路可走。她痛恨无路可走的感觉。




Oksana看了眼手机。她有……二十七个Eve的未接来电,以及一堆短信。Oksana困惑地浏览了几条,它们的主题似乎都大致围绕着“这他圌妈是怎么回事”。Oksana扬起了眉毛,十分疑惑,然后开始回想她们之前的对话。




哦,对了。那个我的工作是杀了Eve那句。Oksana试着想出了一句比较令人安心的话。




/我今天不会杀你的,我保证 xx/




/天啊我可能会杀了你!/




Oksana盯了屏幕一会儿,然后微笑了起来。




哦。




***




Oksana吃喝完毕,然后大致得出了她不想在这里再多逗留的结论。于是她回到了旅店。




她感到……焦虑。Oksana试图搜寻这个情绪的来源。她很少感到焦虑,即便她即将要做某些高风险的事情。




那是因为她不知道她该怎么办,Oksana意识到。她通常只和确定不变的东西打交道。但目前来看,未来……无法预测。她试图处理的东西和决定太多。




她打开了房门,然后——




Eve在她的房间里。




Oksana的第一反应是翻了个白眼,然后做了个认命的手势。




“哦不,别是你——我现在还没准备好见你。你不应该来的。”




Eve的双手环抱在胸前,看起来很不耐烦。




“好吧,但你告诉别人你的下一份工作是刺杀她后,总不能指望没有某种后续跟进吧。”




Oksana耸了耸肩,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是,但威胁人的目的是让人们远离我。另外,我保证过我今天不会杀你。但你从来没这么保证过。所以我应该害怕你,对吧?你才是那个不停出现在我房间的疯女人。”




Eve什么都没说,只是盯着她。她看起来……恼怒,生气还有……




Eve叹了口气,说,“如果你要杀我的话,麻烦现在动手吧。我没法应付漫长的等待。我已经在这儿了,不如直接动手吧,你个蠢蛋。”




Oksana把头歪向一边,半心半意地微笑了一下。




“你对我来说太奇怪了。”




Eve耸了下肩,然后说,“的确。你对我来说也是。”




Oksana应该杀了她的。但她并不想。




天,她想要她。




Oksana吞咽了一下,试图把这个十分没有帮助的想法推到一边,因为她需要集中注意力。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因为你越来越容易预测了。另外非常棒的是,如果你是个中年亚洲妇女,没什么会注意你——我看起来没什么威胁性。”




Oksana记起了刀伤的疼痛,然后悲伤地笑了下。“他们不知道全部事实。”




Eve慢慢地呼出了一口气。“是啊。”




Oksana上下打量了Eve几次,但很难判断Eve是否身上藏着武器。于是她直接问了。




“你身上藏着武器吗?”




“没有,你呢?”




Oksana的表情仿佛在问,你说呢?然后把一把枪和一把刀拿了出来。Eve不怎么赞许地看着她。




“Okay,你确定你不会杀我吗,因为——”




Oksana不喜欢这样,然后她意识到了某些东西。她不喜欢Eve手无寸铁而自己拿着武器,这……𨈖是平衡




“不,我不打算——你能不能——你看,我正把它们放到一边,不过如果你再捅我一次的话我就不会再思考到底要不要杀你了……”




Eve看着床上的武器,然后目光转回Oksana身上。




“你为什么又为十二使徒工作了?”




Oksana耸了下肩,然后捏了捏鼻梁。突然间,所有的压力仿佛都在那一刻回来了,然后她开始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为他们工作,我还没弄清楚。他们想杀了你,如果我不杀你的话他们找到你后就会找别人来杀你。那些人不像我那么喜欢你,他们不会下手轻的。但十二使徒现在没法找到你,他们觉得我可以。所以——我不知道,我猜我得假装在找你,同时试着弄清楚下一步怎么办,但如果我不杀你的话他们可能就会杀了我,所以这一切实在……我不……我不知道怎么办。”




Oksana说最后的几个词时声音在颤抖,然后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对自己感到非常生气。




Eve看着她,“你是不是——”




“我没有。”Oksana咬牙切齿地说。她对着Eve打了个手势,然后短暂地揉了下眼睛。“没什么……你让我的生活非常艰难,我一点都不喜欢这样。”




Eve眨了好几次眼,然后说,“我很抱歉。”




Oksana叹息了一声,感到无法言说的疲惫。




“你不可以在这里逗留,Konstatin有时候直接出现。如果他发现你在我的卧室里,我就没法假装在找你了。”




Eve瞥了眼门,然后看着Oksana。




“我知道,我只是……我想亲自和你说你是个蠢蛋,因为你让我爬了那座山。还有——”Eve叹了口气,然后打了个无意义的手势。“还有——我想亲眼见你。你昨天能看到我,但我看不清你。”




Oksana感到她的心脏在不规律地跳动。天,她想要……她想要……




“你该走了。”




Eve点了下头。然后小心翼翼地往门口走,非常慎重地绕开了床上的武器。但她去往门口的路上会经过Oksana身边,不知怎么的,那段距离还是太近。Oksana知道她此时不该做任何事。




但走到离她太近的距离的人是Eve。Eve一直在靠近,直到Oksana后退到背抵着墙,来保证她们之间隔开某些距离。




Eve在粗重地呼吸,看起来像没法相信现在正发生的事。Oksana没法停止看向Eve的嘴唇。Eve舔圌了下它们。




“我只是……我需要你知道,你也让我的生活变得非常艰难,我同样不喜欢这样。”




Oksana点了几次头,为什么她感到这么无力?




Eve的目光向下看去,她的眼神非常专注。她瞥了眼Oksana,然后咬了下嘴唇。




“我能不能——它还在吗?”




过了几秒,Oksana意识到了Eve在请求什么,然后微微地点了点头。她伸手拉起上衣的衣摆,直到她的伤疤能被Eve看到。




Eve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有那么半秒钟,Oksana想知道她是不是又要被捅一刀。但Eve用指尖碰了碰伤疤,她在抚摸她。Oksana的喉咙滚动了一下。




“Eve——”




但Eve并没有理会,只是用手指抚过伤疤,然后慢慢地把手掌整个贴上去,就好像Oksana的伤口还在流圌血,而Eve必须施加压力才能防止她死去。




Oksana没法呼吸。




“Eve——”




Eve慢慢转移了她手掌的位置,而这个动作让她的指尖划过她裤子腰部下方,然后Oksana能感到它们停在了她的髋骨上。神啊,她开始希望Eve捅她一刀而不是这个,这太痛苦了,太多了,太多了——




”Eve,请让我——天,我需要吻你。“




Eve的眼神更加专注,而其中有某种东西,Oksana没法理解这种情绪,但她正被一个她能轻易杀死十四次的人按在墙上,所以目前她有许多无法理解的事情。




Eve慢慢点了下头,然后开始亲吻她。




Oksana呜咽了一下,然后开始回吻Eve。就一次,但上帝啊,这就够了,这就够了。




Eve的嘴唇很柔软,但她的情绪很显然不是,这个吻很快变成咬的动作,而Eve的另一只手捧着她的脸,把Oksana拉向她的方向,Eve的手指放在她的耳边。




“操。”Eve对着Oksana的嘴唇低声说。Oksana没法分辨这到底是个侮辱,还是请求,或是祈求,或——




“拜托,Eve,天啊,拜托——”




Oksana在一切变得太晚之前差点没能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












喜欢的话请戳个小红心,点个推荐~谢谢大家~



[授翻][Killing Eve]killing eve 1x05 missing scene

橄榄油花菜:

原作者:etymology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434764








105 - 21:56




//


“我就是想和你吃个晚饭。”


“好吗?”




“好的。”


Villanelle紧盯着Eve直到她的呼吸平稳下来。




“你应该-”Eve犹豫着自己该说些什么才能让Villanelle从她身上下来。Villanelle的重量让Eve觉得很舒服,尽管她的腿和浴缸的尺寸不太匹配,还有她弯腰的姿势应该也不会很舒服。




“好,”Villanelle同意了,从起身到离开浴缸,动作一气呵成,而Eve,像只落汤鸡抬头望向自己的天花板,思考着要是以后还能有机会洗澡,她绝对不会用这个浴缸。




Villanelle低头看着她,Eve这时想起来自己应该从浴缸里出去了,是的。




这事儿说起来有点不太体面,穿着五年来穿过的最优雅,最合身的裙子爬出浴缸,最过分的是头发还湿哒哒地黏在眼睛上。说实话比起这个场面,Eve更愿意让Villanelle轻松地干掉自己。




“我能帮你吗?”Villanelle询问着,她的手臂摆好了姿势,急切地等待着准许。




“不用,”Eve本能地地拒绝了她,“我很好。”




“如你所愿,Eve Polastri,”从Villanelle嘴里听到自己的全名令Eve瞬间从麻木的状态里清醒过来。


这是一个被雇佣的杀手,是的。


并且...到这儿不是来杀她的,不知出于何种原因...




Villanelle收回了胳膊,看起来像是世界上最自然的举动,她没有怪自己对Eve的不耐心;她也没有怪Eve不想要她的帮助(尽管Eve真的很需要)。




敢问一个人会因为穿着合身的湿裙子没法从浴缸里爬出来羞愧致死吗?Eve想她会是第一个。




“我重新想了一下,”Eve看向Villanelle注视着她的眼睛(她好大的胆子),Eve伸出手,在心里默默埋葬了这份因为糟蹋了自己健身会员的愧疚感。




Villanelle抓住她的前臂,仅仅用了一秒钟就把她拽了起来,Eve不禁想知道是工作需求占的成分多一些,还是Villanelle只是想要保持体形,同时她也认为对于女人来讲这两者没什么区别。




Eve跨出浴缸,沉重的瓷砖铺在她的脚下。坚实的。她正在忘掉一些事儿,她很确定,但这就像是话在嘴边。她会想起来的。




好吧,她看起来确实像是来这儿杀她的。她穿着和在Bletcham时相同的一身;打扮得就像大众认知里对于杀手除掉目标时会穿的那样。




除了,Villanelle有玩角色扮演的习惯-护士,两次;在Tuscancy穿着裙子和孩子们玩耍的女人-所以她现在扮演着什么角色?或者说,当她被派去杀Frank的时候,那时在扮演什么角色?




Villanelle依旧抓着她的胳膊,大拇指佩戴的戒指挤压着Eve的皮肤;那是一枚磨损了的旧戒指,很温暖。Eve认为这枚戒指不是她伪装的一部分-毕竟她还戴着一枚。




“谢谢,”Eve缩回自己的手臂,Villanelle活动了几下手,抵在大腿上;随后她停了下来因为她注意到Eve在盯着她的手指。




“我们可以走了吗,”她试着换个话题。




Eve不需要去质问杀手;Villanelle的手指所及之处依旧在燃烧。Niko从未让她的皮肤有如此长时间的刺痛感。伴随着前臂的灼烧感,她不禁怀疑Niko是否从未点燃过她。




“是的,”Eve回答道。




“你先请,”Villanelle示意Eve先离开这个房间。




Eve点了点头向门走去。门锁已经彻底坏了,半个门框也分成两半。当然了,某人踢的。




“我很抱歉弄坏了你的门,”Villanelle的声音从后面传来,Eve努力调整着呼吸因为Villanelle离自己太近了,这远比她想象过的距离要近得多。




“没关系,”Eve明白她需要想出个借口把Niko糊弄过去。




尽管她自己也不确定这是否管用,“一个刺客闯进咱们家啦,我想她是来杀我的所以我把自己锁进浴室但是她又破门而入表示只想和我吃个晚饭,”好的,这条可以被丢进回收站了。




也许,她也可以这样说,她把自己锁在浴室外面了所以得自己破门。也许...他会相信...吧。(鬼他妈的才信)




“我会给你寄个新锁,”Eve听到了木头的嘎吱声,她转过身发现Villanelle正专注地看着浴室的门。




她做过木工吗?Eve和她半数上级们都不一样,她曾想过这个-Villanelle,还有在她闲下来的时间里会做些什么-因为一个刺客在工作时间外一定会有一些爱好。




“不需要,”Eve停在最后一层台阶。




“我坚持,”Villanelle还在看那个现在已经变得没有意义的锁,她的手指擦过木头,Eve的瞬间反应告诉自己要小心,“给浴室门上锁是件很重要的事。”




“你会给你的浴室门上锁吗?”




“我不需要,”Villanelle心不在焉地回答道,她用大拇指再次摁了摁那个锁然后收回了手指,“我会在周围放上一把枪。”




“哦,”Eve也应该放上一把保证自己的安全-当然她能记住的话。不管怎样,她觉得那样做就和她现在的浴室门一样毫无意义,“当然了。”




这段楼梯路走得很安静,由Eve带路到厨房,Villanelle紧随其后,无声地。她的后脖颈可以感受到Villanelle的呼吸,但不论她何时转身,Villanelle一直保持在她身后两三步的距离。




Eve不知道究竟是Villanelle每次都向后退了几步,还是只是她自身恐惧的感官被放大了让她误以为这个女人离自己真的很近。




她认为自己有理由感到紧张,当一个杀手杀了她其中一个最好的朋友后,闯进她的房子邀请她一起吃个晚饭,现在还一路跟着她到厨房。




Eve试着把她们到了厨房该吃点啥的想法甩出脑袋,她几个月没做过饭了;Niko试图让她的饮食规律一些吃点真正的东西,而不是那些方便面,通心粉还有奶酪杯之类的东西,因为一直都是Niko在准备这些。




她不确定Villanelle对她期待着什么,真的。




前门是锁着的,当然啦,是她锁上的。Eve朝厨房走去,她觉得表现得随意一些对她自己很有好处,还有,此刻她也不是很想逃走。




Eve没有处于危险中;尾随其后的女人的确不是来伤害她的。




她走进厨房时突然想起来。她现在浑身都是湿的而且真的很冷。她记起了忘掉的事儿。是震惊,她想,甚至让她忘了最根本的细节。




她看着Villanelle把手放在餐桌一头的椅子上,Eve让她坐下。




这个女人潇洒地脱掉了夹克,放在椅子上,最后坐下了,胳膊随意地搭在椅背上。Eve痛恨她表现得如此放松;如此轻易地融入了她的圈子。也许她危险的原因是太过于擅长掩饰自己。




“唔,呃,我没有很多-”




“什么我都会吃的,”Villanelle温暖地说道,“谢谢。”



心甘情願

sunshine1598:

===========城門手機訊息對談===========


大門未知子:喂喂...城之內為什麼當初不告訴我妳生病的事


城之內博美:那妳先告訴我,為什麼明知道我生病了,還故意氣我


大門未知子:我哪有要故意氣妳,我只是想讓妳休息


城之內博美:那妳...為什麼不明說


大門未知子:因為妳刻意隱瞞,既然妳不想說我只好假裝不知道,這是我對妳的尊重


城之內博美:那為什麼還追出來


大門未知子:...我無法...就那樣不管,不能接受妳這樣這樣就消失了


城之內博美:。。。。。


大門未知子:所以為什麼不告訴我?妳都沒有想過讓我陪著妳嗎?


城之內博美:我該用什麼立場告訴妳,用什麼身分讓妳陪著我


大門未知子:。。。。。


城之內博美:我不想告訴同事我病的快死了,也沒有理由讓牌友陪伴照顧


大門未知子(怒):我們只是同事牌友!?


城之內博美:...不然?


大門未知子:(怒)我很慶幸那場手術最後成功了,但我做得一切從來都以同事牌友的身分立場


城之內博美:嗯~我知道,是不會失敗的外科醫


大門未知子:(怒怒怒)不是!


城之內博美:嗯?


大門未知子:我...我...我...


城之內博美:???


大門未知子:我喜歡妳,當時想把妳留在身邊,以戀人的身分照顧陪伴


城之內博美(驚):!


大門未知子:現在我想以伴侶的身分陪在妳身邊,城之內博美把我綁回家吧!


城之內博美:為什麼不要求我到古巴,大門桑在古巴應該比在日本自由


大門未知子:沒有妳,在古巴的我人雖然自由卻不快樂


城之內博美(笑):大門未知子


大門未知子:?


城之內博美:我以伴侶的身分請求妳,帶我走吧!帶我去古巴吧~


大門未知子:!!!


城之內博美:沒有妳,生活看似安定,心卻不踏實,我相信妳能給我安定踏實的幸福


大門未知子:\萬歲/ \萬歲/ 不過這樣我們到底要在哪好呢


晶叔:不用擔心,大門醫院計畫啟動,這樣未知子就可以盡情手術,博美也不用離鄉背井


大門未知子:\萬歲/ \萬歲/ 不過晶叔你怎麼在這


晶叔:笨蛋,這是群組聊天室




大門未知子:(崩潰)NO~




原守:原來大門醫生和城之內醫生之間不是友情,是愛情




大門未知子:你腦袋真的友問題、很笨




加地:沒想到Demon也有人要,對象還是城之內醫生




大門未知子:閉嘴,你才沒有人要




城之內博美:不對呦~~~人家加地醫生可有原醫生要呢




大門未知子:真的!?




城之內舞:未.。知。子。




大門未知子:嗯?




城之內舞:看在妳那麼努力久我媽媽的分上我就不為難妳了,城之內未知子以後請多多指教。




大門未知子:請多多指教,不過小舞,如果改名叫大門舞也很好聽,要不....




 城之內舞:いたしません! 




城之內博美:(笑)




海老名:大門!






大門未知子:好可怕






海老名:好好照顧我 partner






大門未知子:不准再說城之內是你的partner






加地:Demon!Demon!Demon!以後不能叫Demon了






原守:那我們以後要怎樣區分大門醫生和城之內醫生,大小城之內?兇的和不兇的城之內






加地:笨蛋!她們兩個都很兇






大門未知子&城之內博美:吵死了!






晶叔將群組名稱改為2018持續崩壞的白色巨塔






=========搭配音樂-終於等到你 =========


終於等到你還好我沒放棄
幸福來得好不容易
才會讓人更加珍惜
終於等到你差點要錯過你
在最好的年紀遇到你
才算沒有辜負自己
終於等到你







=========================================


這篇的構想源起於第五季原守那集和第四季EP11











城之內嬌嗔的說什麼啊~~~像是一種無法自己開口,只能期望對方能夠查覺自己無助的










[夏橘]點梗活動 2

赤鴉:

@江不逝君 的點梗


正文


"夏洛克,你壞一個買一個到底是為了甚麼?還帶它經歷同樣的事?"
對着堆滿仿生人殘骸的儲藏室,雙葉健人無奈地看了眼自家妹妹。
"我喜歡。"
夏洛克認真地擦拭着新買回來的仿生人,待自己終於滿意後,深吸一口氣,啟動了仿生人。
"您好,主人。我是第4869號仿生人,請為我命名。"
"橘和都。"
"請稍後…命名成功。請設定…"
夏洛克熟練地設定仿生人,不到半小時,一個全新的橘和都誕生。


對自小受人排擠的夏洛克來說,自己幻想出來的橘和都一直都是她的避風港,和雙葉一樣支撐着她安然度過孤獨的童年。
當第一代仿生人出現,夏洛克沒花太多時間就決定讓和都實體化。
儘管因為技術原因,仿生人的使用壽命不長,只有短短九個月,但夏洛克仍然堅持壞一個買一個,帶它再次經歷同樣的事,只為了自己能有個忠誠,真正的朋友。
"夏洛克,它,是個仿生人。"
"我知道。"


對於夏洛克把仿生人當成朋友,雙葉感到可悲和自責。
雙葉兄妹因他們孤兒的身份,加上兩人超高的智商,又不懂如何與人相處,被人排擠已經家常便飯。
無法阻止這情況發生的兩人只能默默在背後支持自己唯一的親人,互舔傷口,度過他們孤獨,痛苦的童年。


"哥,不要用這種眼神看着我。"
夏洛克別過頭,把所有的情緒隱藏起來。
"抱歉。那麼,和都桑,夏洛克就拜託你了。"
"好的,雙葉先生。"
和都向離開221B的雙葉鞠了一躬。
"和都,幫我泡杯咖啡。記得用82度熱水泡。"
"嗯。"


三個月後
"哥,怎樣?"
"不行。廠商那邊表示這個型號太老舊,不再製造了。為了你對第一代仿生人銷量的貢獻,他們表示可以免費送一部最新型號的給你。夏洛克啊,仿生人已經出到第三代,為甚麼不買新型號,偏偏只買第一代呢?"
"把她放在第二,第三代仿生人身上是對和都的一種侮辱。"


第一代仿生人的銷量基本上九成都來自夏洛克,其他人認為有自主思識的仿生人嚴重威脅到人類,也不能滿足他們所謂自認超越一切物種的優越感,因此,第一代仿生人的銷量強差人意。
為了迎合市場大眾,第二,第三代的仿生人沒有了自主思考的能力,只懂死板地按主人意願行事,絕不失敗,壽命也更長。果不其然,它們的銷量節節上升。可是,對夏洛克來說,沒有思考能力的仿生人只是一台沒有任何價值的機器。她不需要一個對自己唯命是從的仿生人,也不需要一個沒有感情(最少像第一代仿生人那樣,不多,但已經足夠)的冰冷機器,她需要的,只是一個最普通的朋友。


"哥,你先走吧。跟那邊說我不需要了。"
"夏洛克…"
"只是回到以前的生活而已,沒甚麼大不了。反正…又不是沒試過,習以為常了。"
夏洛克眼底下的一絲寂寞被雙葉敏銳地捕捉到,卻無能為力。
"…我知道了。我會轉達給廠商那邊的。告辭。"


當房間只剩下夏洛克一人,夏洛克把和都喚來。
"甚麼事?我在充電呢。"
"過來一下。"
和都有點不滿,但還是乖乖走了過去。
"怎麼了?"
夏洛克擁住和都,把頭埋進它的懷裏。
"夏洛克!?"
"別動,就這樣。"
突然聽到夏洛克的哭腔,和都一愕,停止掙扎,任由她緊緊擁抱住自己。


半年後,和都的壽命耗盡。
"謝謝你,和都。再見。"
隨着和都被慎重地放進儲藏室,夏洛克也再一次關上她的心窗,重新回到她那孤獨寂寞的生活。


"有人自爆?好的,現在就來。"
"夏洛克,有案子?"
波多野從廚房探出頭來。
"嗯。我出去了。"
夏洛克披上她的卡奇色大衣,出發前往警視廳。


"夏洛克,你在幹嘛?"
正當夏洛克專注驗屍,禮紋走進驗屍房。
"看不到嗎?當然是驗屍了。"
"死者的遺孀在這。"
夏洛克這才停下手中在屍體中攪來攪去的動作,抬起頭,發現禮紋身後站着兩個女人。
其中一個女人一見到屍體的樣貌,立馬失聲痛哭,夏洛克皺了皺眉。
當夏洛克見到上前安慰死者遺孀的女人面貌後,徹底愣住,那張臉與幻想中的影象遂漸重疊。
"和都…"
夏洛克晃晃頭,晃去未經證實的想法。
"我需要問話。"
"好,跟我來吧。"


為了證實自己的想法,夏洛克故意問了死者遺孀一些對她來說有點過份的問題,讓她情緒激動,然後藉口不能繼續問話離開。
"如果是我幻想出來的和都,一定會追出來…"
果不其然,在夏洛克走下樓梯的時候那個女人追了出來,質問自己。夏洛克調侃她兩句後順利脫身。


第二天,那個女人根據禮紋給她的地址找上夏洛克,希望夏洛克幫她調查死者的死因。
"為了好奇還是探明真相?"
"探明真相。"
兩人默默對視,那個女人不自然地移開視線。
"請便,也許可以聽聽醫生的意見。"
在那個女人看不到的地方,夏洛克嘴角微微上揚,在心中證明自己想法的目錄上其中一項打了個勾。


夏洛克帶着那個女人為案子奔波期間,順道把她介紹給雙葉。
"哥,幫我個忙。"
"?"
支開那個女人後,夏洛克在雙葉耳邊耳語幾句。
"喂,這可是…"
"哥~"
又來了。
雙葉無法抵擋夏洛克的撒嬌攻勢,只能無奈妥協。


案件異常輕鬆地破解,奈何遺孀(兇手 )死得太快,夏洛克沒能趁熱問背後的指示者。
"吶,為甚麼你要叫自己夏洛克?告訴我,我想知道。"
正要離開的夏洛克停下腳步,扭頭望向和都。


因為我在等我的華生啊。


夏洛克再次別過頭,真正原因實在太難啟齒,沉默就是最好的答案。
"這位小姐,請問你如何稱呼?"
"橘和都,和平的和,都會的都。"
夏洛克和雙葉快速不留痕跡地交換了一個眼神。
"還未決定住處和去向嗎?"
"我住在酒店,去向…遲一點再想。"
這時,一部警車在眾人面前停了下來,柴田從警車裏探出頭來。
"警部,新浦田酒店失火了。"
"啊?那是我住的酒店…"
"燒光了,誰也進不去。"
身後傳來夏洛克爽朗的笑聲,柴田待禮紋上車後駕車離開。
"雖然不想這樣說,但還真是巧合呢。不如這樣,你跟夏洛克合租,如何?"
"喂!"
雖然這個計劃是自己想出來的,目的也達到了,但夏洛克還是覺得難以習慣。
"錯過這次就沒有機會了喔。"
"嘖…"
"和都桑,舍妹夏洛克就拜託你了。"
夏沒克低下頭,有點羞澀地撥開瀏海,看着同樣在看着自己的和都。
"隨你便,我一定會讓你後悔跟我合租。"
夏洛克一把扯住和都的衣袖,拉住她回221B。


傲嬌歸傲嬌,大前提是,不能把心上人弄丟了。

《Show》MS

臧孤:

*自娱自乐垃圾文笔





和都被夏洛克搂在怀里,她们在餐厅大厅等候处观察所有人。她们在等,等一个罪人。


“您好小姐们,我能询问你们的名字好让我查出你们的预订的位置吗?”


“Sherl”


“小姐们,我会把你们带到你们的位置。”


夏洛克的手上很轻柔,自始至终都温柔搂着她,像是真正的恋人。


我一直都知道她的心向。


她所向往的方向从来都不是橘和都所在的地方。


“亲爱的,你想吃什么呢?”


愣了许久的和都才知道她在叫她。


“都可以。意大利面不错。”


侦探叫来了侍者点菜,她眼神锐利在点菜的同时还在观察进出的人们。


和都一直心不在焉,她根本无心去投入这场刺激的破案过程也不屑于参与这个过程。


难得的她,难得的时候,为什么不能让她好好与她吃一餐饭。


夏洛克在和她喝酒的时候,同样漫不经心,她必须看好每个人才能从中把犯人揪出来。


和都努力深呼吸,她明白夏洛克只是需要一个伴演的傻瓜,她也可以去陪演。但这一切都太疼,她眼里装得好像真正就是她、她心上最珍惜好像真的就是她。


那个罪恶之人很快就被发现,侦探通过手机将埋伏在现场中的警察出动逮捕。


毫无悬念,人数多寡就能决定胜利或失败。


在侦探没有注意,沉浸在破案的喜悦中时,医生早就悄悄离开到离家不远的天桥上。


冷风嗖嗖,她只穿着薄薄的晚礼服。头发狼狈披散,她看起来就像是雍容华贵的疯婆子。


夏洛克会需要多长的时间才能找到她?


十分钟、半小时、一小时、三小时、一天、一年,都有可能。


因为自己不是夏洛克的最在乎,所以她肯寻找自己就应该感到庆幸了。


她就在那里等了好久,等得腿都发麻。


果然她是找不到自己的。


医生选择步行回家,在这里闹脾气也是无济于事,还不如回家洗个热水澡睡了。


回到家的时候侦探并没有像往常在沙发上闭眼歇息,医生也没有多加理会,洗了澡就躺床上玩着手机。在这个年轻人日常丧并且偶尔忧郁症的年代,不是真正的失眠早就不稀奇。她听着屋外大雨滂沱,想着侦探可能已经在自己的房间睡着了。


不一会儿她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侦探浑身湿淋淋就这样趴在她的床上。


“夏洛克!”


“闭嘴和都。”


“...”


“对不起我没有早点找到你。”她下半身跪在木地板上,上半身趴在和都的床上,脸埋在柔软的被褥里,说话声音都被软绵绵的棉花阻隔变得闷闷的。


“没事。”


“和都,不要看轻你自己。你对我来说很重要。”


她鬼使神差说,“怎么重要了?”


“怎么不重要了?我没有和都会精神不济、脑袋转不过来甚至没有办法分析你会去哪里。没有和都的我像是行尸走肉只会侦破的机器,什么都不会。”她伸出手抓着和都的手,又发现自己手凉会让和都也和自己一样冷便松开了。


“夏洛克..”像是一种默契,她知道夏洛克怕她冷但他没有犹豫握上她的手。


“和都,小橘,橘和都,我在乎你。”


“知道了,知道了。”


她温热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


“再拍就要变笨了。”


“你一直都很笨。”




(1115字)



[夏橘]自由之身 2

赤鴉:

終於等到夏洛克回歸的和都在姬川和段田的盛情邀請下搬進了雙葉家。


"喂,幹嘛讓她搬進來!你們可沒有問過我的意見!"
"不行嗎?她可是你捨命救下的人喔,之前你們不是也同居過嗎?"
"是合租。"
夏洛克咬牙切齒,姬川輕笑,拍拍夏洛克的肩膀。
"還是你怕你親愛的男朋友吃醋?"
當聽到男朋友這三個字,和都心裏喀噔了一下。
"你們要我說多少次他不是我男朋友!"
夏洛克這句話幾乎是吼出來的,姬川和段田只笑笑不說話。
"總之,我不同意讓她住這。如果你們執意讓她住這,我搬走就好。"
夏洛克一副[有和都沒我,有我沒和都]的樣子看着另外三人。
"哦,那你搬出去吧。"
"很好。"
夏洛克轉身回房,鎖了門。
一小時後,一輛大卡車出現在雙葉家門口,搬運工人進屋把夏洛克收拾好的行裝搬上車,待夏洛克也上車後,張揚而去。"


姬川嘆了口氣,走向滿臉失落的和都。
"她是在保護你。"
"?"
"假如被她男朋友推理出你喜歡她,不知他會做出甚麼事來。"
"???"
"她男朋友曾因為嫌棄豬太吵吵到他思考用魚叉叉死了那隻豬。"
和都心裏一寒,回過神後問了自己最想知道的問題。
"夏洛克她…有男朋友?"
"嘛,在外人眼中他們的確像情侶,他們本人都不承認就是了。"
"這樣嗎…"
見和都再次陷入失落的漩渦,姬川趕緊轉移話題。
"和都桑,能告訴我們你之前和夏洛克的合租生活嗎?我們都對此很感興趣。"
"…嗯。"


"喲,夏洛克,終於搬回來了?"
"嗯。房間沒變吧?"
波多野搖搖頭。
搬運工來來回回地把夏洛克的行裝通通搬進她的房間後,收起夏洛克給了他們的一點小費,高高興興地離開。


夏洛克癱在沙發上,看着四周再也熟悉不過的擺設,回憶爭先恐後地湧出。


"難道你從未對誰動心過?"


"喂喂喂喂喂這個別吃…吃掉了QAQ"


"變得喜歡小孩了麼?"


"夏洛克是絕對不會殺人的!"


"夏洛克!"


"嘖,明明是自己放走她,我現在失落個屁…"
夏洛克晃晃頭,把亂七八糟的想法通通晃走,腦袋恢復清晰。
"和都啊,跟我在一起只會連累你,就好像…入川那次一樣。所以…和都,忘記我吧。"


和都吮了一口姬川泡的咖啡,口腔頓時充斥着苦澀的味道。
"之後,夏洛克拉着入川醫生墮樓,就是為了我…"
姬川安慰性地輕拍和都的背部。
"你沒有錯,錯的是那個入川。告訴你一件事,別看夏洛克這樣,其實她是個重情重義,可以為親人朋友兩脇插刀的人。能讓她捨命救你,在她心中你已經佔據了一個重要的位置。"
"但…夏洛克為甚麼對我搬進來一事表現得那麼反感?"
姬川和段田嘆了口氣。
"她啊,因為沒能及時發現入川和守谷的真面目令你被控制自責了很久。她不去找你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覺得自己沒面目再見你,希望徹底淡出你的生活,讓你不再被她束縛,恢復以前的生活。"
"怎麼會…"
"儘管她在我們面前表現得與墮樓前無異,還是那麼傲嬌冷靜堅強,偶爾還皮一下,活活氣死不少人。但是,她深藏在人格面具之下的心究竟有多少傷痕?有多少個夜晚她是大喊着你的名字從睡夢中驚醒?有多少個夜晚她苦苦承受相思之苦?我們不知道。我們只知道,她以自己對你的感情為代價,只為了還你自由之身。"
"那…你們口中的男朋友..."
"那只是調侃,轉移一下她的注意力而已。我們都清楚,Holmes和她只是較親密的朋友關係,沒有任何兒女之情。她真正喜歡的,只有和都桑你而已。"
"…"
和都突然站起來,往門外走去。
"和都桑?"
"我要去找夏洛克。"
"你知道她在搬到哪裏?"
"嗯,有十之八九是那裏。"


夏洛克拉着大提琴,突然響起的敲門聲把她不知飄到哪裏去的思緒拉回。
"進來。"
房門被打開,夏洛克看到來者後似乎顯得有點驚慌。
"夏洛克,"
"你來幹嘛?現在是2145,我勸你趕快回去,不然被姬川那傢伙說三道四別說我沒…"
夏洛克的說話被一個吻打斷,良久,和都放開了微微缺氧的夏洛克,把她擁住。
"你想我恢復自由之身的事…我知道了。"
"…"
"其實啊,我讓你陷入困境,而雖然你沒及時發現入川和守谷的真面目,但你卻救了被催眠的我,我們之間算是扯平了,不是嗎?"
"但…"
和都緊了緊擁住夏洛克的手臂。
"我不想…再失去最重要的人了…求求你,別離開我,好嗎?"
看着強忍淚崩的和都,夏洛克低下頭,瀏海遮蓋了她的表情。
"夏洛克…"
"你不介意?跟我在一起只會連累你。"
"我希望和你一起共度難關,和你一起戰鬥,就像…你和Holmes一樣。"
"我…"
"夏洛克,求你了…"
沉默的氣氛蔓延,夏洛克沒有任何回應。
正當和都感到心灰意冷,夏洛克回擁住她。
"我一定會讓你後悔放棄你的自由之身,和都。"
和都先是一愕,然後笑了。
"嗯,請務必努力實現你現在的話,夏洛克。"


END